第一版主網 > 修真小說 > 幽冥仙途 > 第二章 重逢
    時間過得飛快,李珣每日攜兩顆九重石下峰,轉眼一個多月過去,已將峰上積累的九重石帶下大半,刑期眼見便要結束。這段時間,他聽從明璣吩咐,和宗門弟子的關系,也都接續起來。

    能這么順利地重建人脈,李珣精準的自我定位,當是其中關鍵。

    他現在扮演的就是一位性格內向,又因“錯事”而自卑的少年,最容易引起別人的惜弱心理。

    明璣說得沒錯,山上大部分人并沒有因為他在天都峰上的“表現”,而顯出什么看不起的神態,反而都是極力維護,要幫他走出“陰影”。

    如此情形,與幽魂噬影宗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風格實在是南轅北轍,落差之大,便是以李珣現今的臉皮厚度,此時也有些吃不消,心中波瀾自然要復雜許多。

    此時正值午夜,李珣將第七十九塊九重石送回宗門秘庫之后,御劍直奔止觀峰頂。

    這又是宗門的一樁愛護之舉,因憐他“境況凄苦”,師父又死得早,便讓他住林閣的房子,至今能在止觀峰上居住的三代弟子,除了林閣、祈碧夫婦外,便也只有李珣一人了。

    時至夏末,止觀峰淩絕眾峰,鳥蟲稀少,夜間顯得靜寂許多。李珣御劍而來,受這靜謐夜色影響,不由便斂去劍光氣芒,無聲無息在夜空中掠過。

    及至峰項,他漸漸減,這時候,峰頂忽有一道匹練似的劍光,傾瀉而下,卻是全無聲息,便如同夜空中亮起了一道無聲的閃電,倏然而過。

    藉著劍光,李珣與其目光相交,臉上都是一怔。

    “文海師兄!”李珣反應較快,懸停空中,拱手問好。

    來人正是明心劍宗三代弟子里聲名最盛的文海大師兄,此人修為精深,又極為精明,三代弟子中,也只有他有資格參與宗門高層的計畫布置。

    對這樣一個人物,李珣的態度還是很謹慎的。

    “原來是珣師弟!”文海也拱了拱手。

    這人是極英俊的,否則也不會使祈碧那樣的人物傾心。但他臉部線條極是硬朗,一雙眸子更如寒星一般,顯出其意志堅定。

    文海臉上露出一個笑容,使硬朗的線條略柔和了些。

    “珣師弟辛苦了,夜色漸深,我便不和師弟深談了,他日有閑,必定上門一敘!”

    他說話倒是十分有禮,看不出大師兄的架子,李珣見他行色匆匆,眉目間甚至有些焦躁,想來也有急事在身,便微笑應了,目送他離去。

    只是這邊文海剛去,不遠處便又騰起一道劍光,劍光本來呈淡金色,但卻被人為地斂去光芒,只是御劍人修為不濟,劍光明滅極不穩定。

    這劍光李珣可是再熟悉不過了。他皺了皺眉,還沒有想好是不是要避開,那劍光已直撞上來。

    “珣師弟,珣師弟,幫我個忙先……”

    來的卻是李珣在山上最煩的單智,這個當年的書僮,如今的師兄,在山上日夜受明師薰陶,幾年下來,修為已經不錯,但他此時面色蒼白,眼神散亂,卻不知干出了什么事來。

    這單智自從先于李珣拜師之后,心中總有些優越感,與李珣說話時,往往都是居高臨下,以師兄自居,像現在這樣倉惶失措的,還是第一次,李珣心中不由一奇。

    卻見單智沖上前來,一把抓著他的胳膊,口中竟是慘嘶了一聲:“珣師弟救我!”

    李珣當場被他弄得暈了,來不及問話,便聽到他嘴里連珠炮似的說道:“若是今后有人問起來,師弟你就說,今天晚上我一直和你在一起,談論道法玄功,如何?”

    李珣睜大眼睛看他,良久才苦笑道:“你可知道,我上半夜剛從坐忘峰上下來,去了宗門秘庫,還和當值的明德仙師打了招呼,剛剛又碰到了文海師兄…的臉色怎么這么難看?生病了?”

    單智臉色之難看,實在是無以復加,見李珣問他,他期艾了半晌,終還是沒說出話來,咬了咬牙,便要離開。

    他身形甫動,便被李珣一把扯著。

    “單智師兄,若信得過師弟我,便把你的難事說出來。只要你不是做了天地不容的劣行,想來我也能在中間為你轉圜一下。”李珣一邊說著空口白話,一邊打量單智的神情變化。

    單智臉上先露出不耐之色,又有些動心,但更多還是惶恐不安,顯然李珣這話沒有讓他安下心來。

    看來,這次他闖的禍不小?李珣腦中轉得飛快,卻不知怎地,將他與剛剛離開的文海聯系了起來,然后,他猛又想到一事,心中便有了定見,他頓了頓,忽然道:“你惹祈碧師姐了?”

    不用單智回答,只看他死灰般的臉色,李珣便知道自己猜對了。他腦中很快地有了計較,用力扯了下單智的胳膊,低聲道:“跟我來!”

    單智失魂落魄,哪還有反抗的力氣,被李珣御劍扯著,遁入居住的小樓中。

    “說罷,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珣臉上神情嚴正,卻有意壓低了聲音,透露出他的態度。

    單智自然知道,但他現在唇青臉白,已經說不出話來,只是低頭不語。

    李珣只好自己去猜,他心中早已是主意打定,一開口,便往那最不堪的方面去想:“難道,你對祈碧師姐不軌?”

    “我沒有!”單智驚得跳了起來,聲音也高了八度,但被李珣眼睛一瞪,又瀉了氣,只能低頭嘟囔道:“真的沒有!我只是、只是,偷看……”

    事情都搞清楚了,單智這個半大不小的男爺們兒,在最近終于忍受不住對祈碧介乎于狂想和妄想之間的愛慕,憑借著對祈碧作息規律的了解,夜晚潛入到祈碧沐浴凈身的所在,行那之事。

    不過因為氣息過于粗重,被祈碧覺,若不是祈碧身子不便,又在羞怒之下,一時追不上來,此刻單智大概已被捆到諸位仙師面前了。

    方才文海急匆匆趕去,便是因為這事罷?李珣看著單智六神無主的模樣,有些想笑。

    但他知道,此時絕不能笑,他腦筋一轉,又計上心來。也不說話,抿著嘴一巴掌轟在單智臉上,猝不及防之下,單智被一擊而倒。

    李珣仍不放過他,上前揪著他的領子,又將他猛摜在墻上,低吼道:“單智!你無恥!”

    單智本來就氣沮心虛,此刻更是被李珣突然爆的怒氣嚇了個半死,更要命的是,李珣此時說的,沒有半點兒錯處,便是他想反駁都沒法子。

    驚惶之下,他手腳掙扎,已快給嚇出淚來。

    “珣師弟!小王爺!看在咱們以往的關系上,你不要這樣,放開我,放開我……”

    李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似是要壓下胸口怒火,手上終究還是松了,單智如蒙大赦,正想逃開,卻被李珣當胸一推,將他抵在了墻上。

    李珣將胸中悶氣緩緩吐出,以沉重到極點的語氣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你同門師姐,尤其她還有了道侶,她的道侶就是文海大師兄!單智師兄,你真的知道你在干什么么?”

    “我是一時糊涂,一時糊涂!”單智怎么也不會想到,李珣在說話時,已經用上了迷惑心智的法門,他只是覺得心中越來越亂,已不能夠有效思考,說話也漸漸語無倫次起來。

    “我太暈了我,不是,可是我憋不住,其實就這么一次……”

    “一次就可以讓你萬劫不復!”

    李珣將冷冰冰的字眼從牙縫里一點一點地擠出來。

    “這件事如果被現了,文海大師兄第一個饒不了你!宗主、還有明松師叔的反應你也能猜到——廢了你的修為,抹去你的記憶,再把你投到人間界,再讓你去做那卑下可欺的書僮……”

    “我不要,我不要!”單智的反應是前所未有的激烈,他力扭動,差點兒讓李珣鎖不住他。

    李珣眼中寒光一閃,倏地出拳,狠搗在他下腹處,把他打成了蝦米狀,伏在地上,只懂得吐酸水。

    “冷靜點,你這個樣子,是想讓整個宗門的人,都知道是你干的么?”

    李珣的聲音壓得更低,給了單智一個暗示——在這個時候,面前的這人是和自己站在一邊的。

    這舉動很快就起了作用,單智非但不惱李珣三番兩次的重手,反而像是抓著了救命稻草,死命不放。

    “珣師弟,小王爺,你要救我,我知道,你為人仗義,不會放著我不管的,這次你救了我,我今后就算是……”

    “噤聲!”

    就算這小子現在說出做牛做馬的話來,也不頂個屁用,反倒有可能激起逆反心理,指不定哪天就生出變故;李珣也不要這種蠢笨的牛馬,他只要單智在他規定的路上走下去。

    兄,起來!”李珣將沉重的神情抹去,換上一副和言悅色的

    模樣。

    “師兄,我們兩人在山上,彼此可是認識最久的朋友,我不幫你,又幫誰去?只是你這樣子,任誰都知道有問題,要想瞞下此事,你必須打起精神來著我,放松,按著這節奏,吐息幾遍……”

    此時的單智便像個木偶般,任李珣擺布,李珣讓他呼,他便呼;讓他吸,他就吸,如此幾番下來,呼吸果然平穩了許多,但是眼神已漸漸黯淡下去。

    便在此刻,李珣輕聲道:“單智師兄,你今夜不是早就約好了,與我探討道法玄功,并在樓前等了一會兒么?你還看見我和文海師兄說話來著,是不是這樣?”

    單智的眼神忽地亮了起來:“不錯,不錯!我就是找師弟你來切磋功法的,我在這峰上,還見文海師兄和你說話!”

    他將這話說了足有三遍,聲音也越來越大,最后甚至哈哈大笑起來。

    李珣也不管他,只是自顧自地微笑。看著火候差不多了,他輕拍單智肩膀道:智師兄,我們便來談論玄功,長夜漫漫,可要打起精神才行啊!”

    單智自然是連聲稱是,看向李珣的臉上,滿是感激之情,他當然不知道,身邊李珣正在心中冷笑。

    心種“指路幽燈”,以后單智的樂子可不少啊……藉機得了一張暗牌,李珣心情大暢,笑吟吟地引著單智,到客廳去了。

    說實話,他這么做,未必有什么詳細規畫,只是因勢利導罷了,畢竟,他在明心劍宗過得很好,也不想做什么沒意義的事,今天是單智自己撞上門來,也怨不得他。

    至于這一時起念,埋下的棋子,只要活著,便有用到的機會,不是么?

    第二天清晨,宗門內并沒有什么山雨欲來的氣氛,李珣也不吃驚。

    本來嘛,單智落荒逃跑,多半還是自己嚇自己,事倉卒,祈碧應該不會現他的身分。

    此事又私密至極,難道還要文海請求宗門下敕令,徹底排查昨夜嫌疑人等,看看究竟是誰看見自己老婆身子了么?

    李珣非常清楚,應該在什么時候保持低調,他乖乖地在止觀峰上歇了半日,對宗門內的暗潮全做不知,一過午時,便直奔坐忘峰而去。

    經過多日的磨練,李珣此時一晝夜間,可御劍七八萬里,午時出,入夜時便到了這三月來服刑的九重石礦處。

    李珣明白,這是受幽明氣影響的“靈犀訣”修為,再度接近了渾然精純的水準,這樣以明心劍宗的法門御劍,方能無有滯礙,通達往來。

    只是“靈犀訣”的長進,會不會反過來扯了“幽明氣”的后腿呢?若有影響,又該如何解決?

    這是只屬于李珣一人的煩惱,而這煩惱的復雜程度,卻已遠遠出他此時所能達到的層次,莫說他不敢向任何人求助,便真是求了,整個通玄界也未必能有幾個人回答得上來!

    或許,這便是老天爺對“貪得無厭”者的懲罰罷?

    拿起最后兩塊九重石,視其兩千斤的重量如無物,在九重石礦上繞了一圈,算是對前三月辛苦生活的追念,李珣又振作起精神,暫時將一切煩惱拋下,低嘯一聲,便要騰空飛去。

    在深寂的夜色里,李珣這一聲低嘯,沉沉傳開不知多遠,但與坐忘峰的廣大無邊相比,又算不得什么了。

    在李珣想來,這一聲泄式的嘯音,最多驚起一些飛禽走獸罷了,然而,出乎他的預料,夾雜在這滿山的禽獸叫聲中的,還有一絲若有若無的鈴聲。

    嘯音登時斷絕,而緊隨其后,鈴聲也再不可聞,李珣開始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

    然而,這個念頭剛生出來,又是一波細細鈴響。

    這當然不是哪家的寵物貓狗脖子上的鈴鐺,這鈴聲有一種奇特的韻律,雖然是若有若無,卻沒有斷續感,而是在有聲無聲之間,串聯出一道流暢的旋律。

    李珣從未聽過這樣奇譎且動聽的鈴聲,他甚至分辨不出鈴聲的方位,在空中轉了幾圈兒,入目的是蒼黑的樹海以及偶爾竄出的飛禽走獸。

    夜風吹過,驚鳥野獸在叢林中穿掠奔躍,攪起無數道虛虛實實的影子,要想從中分辨出一兩個人影,無異于癡人說夢。

    他心中又是一動,不自主地將目光移向那邊他懷疑已久的樹林。

    敵人!

    李珣腦子里面先蹦出了這個念頭,不過,天底下有哪路神仙,敢來有鐘隱坐鎮的坐忘峰撒野?他撓撓頭,開始想是不是報個信兒。

    便在此時,耳中又響了一聲。

    這一聲比先前的要清晰太多,李珣聽得分明,仿佛在他頭頂掛有一串無形的風鈴,被夜風一吹,叮叮作響。

    然而,世上沒有任何一種風鈴聲,會有這么強大的殺傷力,這鈴聲剛一入耳,李珣腦中便是一蒙,緊接大腦深處最脆弱的所在,猛地一漲,那暴起的撕裂感,差點讓他以為自己的腦袋炸成了碎片!

    李珣一口鮮血噴出,事突然,他根本沒想到,對方的手段竟然如此干脆。

    猝不及防之際,他石頭般墜落下去,幸好在此之前,他本能地松開手,任九重石先一步掉落,否則被這樣的重量壓在地上,任他怎樣修為,也不用活了。

    劇烈的撞擊讓他全身的骨頭都呻吟了一聲。在這種情形下,撞擊的痛苦就算不了什么了。

    在接觸地面的瞬間,他旋展土遁之術,一頭栽進了地下。

    可是,那風鈴聲便如附骨之蛆,雖是低低細細,似乎馬上就要斷絕,卻又清晰無比,像一道要命的鋼絲,絞在他的脖子上!

    李珣狼狽不堪地再吐一口鮮血,這種面都沒見著、便攫人小命的可怕家伙,實在是李珣心中最怕。

    兩年前的水蝶蘭以驚世駭俗的度、今日此人以令人氣消神沮的音殺之道,直取他最弱處,便是他有一雙獨步天下的幽玄傀儡,但打不到人,卻是沒有半點用處。

    他咬著牙,一邊落荒而逃,一邊努力地凝定心神,思考破解之道。

    第三波攻擊強壓過來,李珣來不及多想,捏了個印訣,低喝一聲動了“太清神音”。

    這是明心劍宗里少有的音殺之術,未必有多么高明,不過倉卒之下,他也只有用這個來頂了。

    “太清神音”初,他便知道糟糕,本來應該如金玉交擊的清音,在那可怕的鈴聲下,竟被絞得不成模樣,勁力反沖之下,他只覺得脖子一涼,喉嚨便好似被一刀切成了兩半,余勁不止,一路轟進他的膻中要害。

    受此外力打擊,黃庭金丹猛地脹縮,全身真息登時攪成了一團亂麻。

    這一下,比先前兩次的傷勢重上何止百倍?

    李珣身上猛地一沉,竟是連土遁之術都施展不開了,被道法分開的土石迅合攏,眼見便要把活生生擠成肉醬。

    “給我出來!”

    李珣大口大口地鮮血噴出,此時他腦子里只有保命的念頭,什么都顧忌不得了,隨著一聲喚,幽一幽二同時跨空顯現,抓著他兩邊臂膀,只一閃,便從厚厚的土石中沖了出來。

    剛一聞到新鮮的空氣,李珣心中便是一松,兩個傀儡也不等他命令,徑直消失不見。

    李珣一聲,從十多丈高的山坡上滾下來,摔了個七葷八素,也將他最后一點兒力氣都摔了個干凈。

    他傷勢過重,已無余力啟動天冥化陰珠,無論他怎么召喚,兩個傀儡都不會再出來了。

    這時候,鈴聲又起。

    完蛋了!李珣從沒想過,自己竟然是這個死法,正絕望中,胸前卻忽地一涼,大量的涼氣直貫入體內,霎時間在他周身流轉一圈,再微微一漲。

    李珣耳中似乎聽到了一聲輕響,身體周圍,便被一層無形無色的氣膜裹了起來。

    外界的各種聲音霎時間離他遠去,當然也包括了那追命符般的風鈴聲,只停了一下,又有一道清凈涼意,自心竅注入,順氣血而上,在他腦中一撫,再取道幾個關鍵竅,直入黃庭。

    只是剎那間,已不穩到極點的金丹,便又歸于常態。

    李珣全身大震,又是一口血噴出來,而這一次噴出來的,則是淤血。

    只這么一眨眼的功夫,他要命的傷勢便好了七八分,只是全身軟綿綿的使不上力,就算動個指頭都難。

    這是……玉辟邪?李珣心中大奇,這寶貝的功效他是知道的,雖然極是厲害,卻從沒有像今天這樣立竿見影。這算什么道理?

    “一件寶物,落在你手里三年,竟連用法都不知道,豈不可笑?”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無視玉辟邪布下的氣膜,悠悠地透進來,當場將

    李珣震成了傻子。

    他循著聲音,直勾勾地看過去,只見得一位手挽竹籃、青衣素裙的女修,從一側的林地里走出來,漫山遍野的黑暗,也因為她的出現,微微瑟縮了一下。

    她瀑布般的青絲挽了一個簡單的髻,用一根竹管固定,絲上還浸著山間清香的水氣,有幾根絲被夜風吹著,拂過她的額頭,夜色中,憑添了幾分迷離。

    這純然不飾的風情,讓李珣的神志在剎那間恍惚了。

    “青吟仙師!”

    李珣被巨大的幸福感包圍了,這不是死里逃生的喜悅,而僅僅是因為這么一個理由:青吟仙師,我看到了青吟仙師,是她救了我!

    他也很奇怪為什么青吟會這么湊巧出現,但這念頭又怎抵得過乍見伊人的驚喜?

    身外的氣膜很快就消失了,他也不知從哪兒得來的力氣,一個翻身跳了起來,先是手足無措地站了一會兒,又看到青吟說不出什么味道的眼神掃過來,這才知道躬身行禮:“多謝仙師援手之恩!”

    這話說得很有條理,如果他的嗓音不是這么顫就更完美了。

    青吟對他微一點頭,目光偏移了開去,李珣用全副精神來注意她的一舉一動,此時便順著她的眼神望過去,正好看到一個倏乎間消逝的影子。

    李珣恨恨地道:“這家伙絕對是一派宗主的級數,卻鬼鬼祟祟,當真是莫名其妙!”

    因為有青吟在前,他還有更難聽的話沒說出來,只在肚子里大罵不止。

    青吟眸光掃過,竟是微微一笑,轉移了話題:“幾年不見,你可是變得讓人認不出來了!”

    李珣還未來得及說話,耳邊便是一聲響,是一聲劍吟。

    這聲音并不高亢,而是揉進了夜風中,也不知從多遠的地方飄過來,在耳邊悠悠低回。

    如斯回應,不知從何處,一聲暗啞近乎無聲的揉弦音鋪散開來,與遠方的劍吟輕輕一觸,尾音忽地上挑,出一聲清亮的錚鳴。

    兩處的音波攪在一起,劍吟依舊,弦聲卻驀地啞了。

    青吟眸光微閃,搖了搖頭:“坐忘峰也不是想來便來的地方人為你出氣了!”

    李珣心頭一跳,他很快明白,使劍的那位一定是鐘隱,他與那廝交手,轉眼間便勝了。

    只是……坐忘峰頂距此處可有近五十萬里!鐘隱再強,也不能無視這巨大的空間鴻溝罷?

    這個疑問并沒有持續太久,當這兩下音波消去,李珣耳中只剩下山風拂過時陣陣的松濤聲,仿佛剛剛那玄妙動聽的音殺交戰,只是他的錯覺。

    正恍惚之際,青吟輕輕嘆了一聲:“走了!”

    李珣自然要撫掌贊嘆:“鐘隱仙師出手,果然不同凡響……”

    青吟瞥了他一眼,唇角勾勒的弧度里,有種難以捉摸的意味,李珣姑

    且認為,這是一種“諷刺是不知道她針對誰呢?

    不管怎么樣,這是一種讓人不敢親近的態度,李珣慌忙低下頭,做乖寶寶狀,腦袋垂了半晌,忽又覺得不對,抬起臉來,卻見四面空空,人影全無,青吟早在他低頭的時候,去得遠了。

    李珣怔了一下,忽地感覺到胸口悶得很,他不奇怪青吟來去無蹤的行為,可是,難道走之前打聲招呼,都不愿意么?

    這位對他有指點、贈寶之恩的女修,可說是他心中最渴望親近的幾人之一,然而真正面對她時,他又找不到半點兒親近的契機。

    或許,青吟從來就沒有把他當成一回事罷?

    李珣下意識地撫著自己的面頰,他不是笨蛋,在經歷了天都峰上的生死驚魂后,他若是再不明白點什么,便真的無可救藥了!

    他不得不多想這么一節:如果沒有這張與玉散人相似的臉——雖然現在看起來,似乎也不怎么像了,青吟對他的態度,又會是怎樣呢?

    等等……玉散人?

    李珣腦子有一個念頭電閃而過,一時間又沒想明白,正恍惚之際,身邊忽傳來一聲嘆息:“師妹的性子還是沒變,或許我再見不到她一面了……”

    “六師叔祖?”也不知鐘隱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李珣被驚了一下,回頭看去,正見到鐘隱負手自林中深處走出,一身素袍,一塵不染,也不見他那把名動天下的神劍,不知剛剛是怎么出那聲劍吟的。

    不過,更吸引李珣注意力的,是鐘隱這莫名其妙的話。

    “什么叫見不了一面?”

    鐘隱溫潤平和的眼神看過來,微微一笑:“我與師妹已有九百余年未曾見面。今日能見到她的背影,已經是很了不起,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才行!”

    頓了頓,他又道:“這兩年,師妹的心情不太好,我在這兒都覺得很辛苦,你能回來,我也松了一口氣!”

    李珣為之愕然,看來這兩位前輩仙師之間,必有一段極復雜的變故,不過把他夾在里面,又是怎么一回事?

    但聽鐘隱的話意,似乎他在兩位仙師眼中的地位,竟然頗不一般——排除掉客氣的因素,李珣只覺得心中快意。

    不過,這兩位今晚上先后到此,又無巧不巧地救了他的小命,這個……

    他不由開動腦筋,又不敢讓鐘隱看出來,只是嗯了一聲,將這話題岔了開去:“仙師,今晚這人是什么來頭?修為好高,又是莫名其妙,弟子險些就沒命了!”

    鐘隱莞爾一笑:“你能逃得一命,便足以自豪了!這人在通玄界是宗師一級的人物,難得出手三擊還沒拿下你!只憑這一手,你便比某些師叔們還要強上一籌!”

    李珣聽得暗暗心驚,顯然鐘隱將此處的變故看得清清楚楚,卻不知這幾乎可以洞悉一切的眼神,是否現了他的秘密?

    勉強笑了一下,他撓頭道:“全仗了此人輕敵的便宜,以這音殺之

    術……音殺?“

    李珣嘴上一停,腦中關節卻是一剎那間貫通。

    音殺之術如此精湛,除了妙化宗還有誰來?一派宗師……是玉散人?

    不對,玉散人會更強!那就是……

    “‘七殺琴’古音!”李珣大叫出聲。

    在這一剎那,他分明看到了鐘隱臉上一閃而逝的異樣,這更堅定了他的想法,他睜大眼睛看著鐘隱:“仙師,她是古音啊!”

    鐘隱已恢復了從容,笑了笑,沒有說話。

    “她和妖鳳是一伙的!”李珣說這句話的時候,也分不清心中究竟是什么滋味,以至于語氣相當怪異,似是在說明著什么,又像是在埋怨,或者還有點兒莫名的顫抖,以至于尾音都走調了。

    “或許罷?不過,既然人家不愿露面,我自然不好做這個小人。”鐘隱看著李珣難以置信的面孔,莞爾一笑。

    “她既然有來去自如的本事,到這峰上又有何不可?你以后見了,只當眼花了便成,當然,若是運氣不好,像今日這般認倒楣罷!”

    李珣臉上抽搐幾下,站在他眼前的這位,是縱橫宇內,無有敵手的絕代神劍,是正道宗門最敬仰、邪宗最恐懼的第一號人物?

    這言行,簡直就比在幽魂噬影宗見到的那些邪門大宗師還要來得道地!

    但這也說明了一件事,古音到坐忘峰來,怕也不是第一次了。

    李珣想到了月前驚鴻一瞥的人影,她來這里干什么?總不是來找人說話聊天罷?

    他正想著,鐘隱可以穿透一切的目光移了過來,微微一笑:“何必費心想這種東西?每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打算,卻不會有將自己與別人都算盡的那一天!與其浪費時間在這上面,不如這樣……”

    下一刻,李珣全身僵直,看著鐘隱點在他眉心的手指,嘴巴張開,卻吐不出一個字來。

    鐘隱收回手,又是一笑:“早晚有一天,你會用這種手段,來解決難題,我承認,這不是最好的法子,但是我寧愿你這樣。”

    李珣臉上勉強露出一絲笑容,但很快又在鐘隱的目光下潰不成軍,他背后的冷汗已經浸透了衣服,此時就算是玉辟邪,也鎮不住他劇烈的心跳了。

    鐘隱到底知道些什么?他又想做些什么?

    李珣倏乎間悟到,原來鐘隱知道的,永遠比他預想中的多上那么一點。

    這時候,鐘隱輕嘆了一聲罷。”

    李珣心中恍惚,心不在焉地應道:哪兒?”

    “跟我去修煉!”鐘隱說得非常平淡:“你宗門的修為,差得太遠了!”

    李珣一震抬頭,鐘隱卻已轉過身去,只留給他一個背影。

    李珣本還想用刑期未盡這個理由來搪塞,但看到鐘隱裊裊而去的身影,他一個字兒也吐不出來。

    李珣很想弄明白鐘隱對他的看法,否則他會安不下心來,更別說潛心修煉。

    但很快的,鐘隱就用事實告訴他,他用不著費心——他沒這個精力,也沒這個時間!

    “氣機流轉,不過一念之間,糾正十分容易。但筋脈根骨一旦定型,便牽涉到每一處肌體表里,牽一而動全身,若想改善糾正,便非常困難,你若想在宗門修為上更進一步,便要吃些苦頭才成!”鐘隱這么告訴他。

    李珣還記得,鐘隱在說“宗門修為”這一個詞語時,臉上顯現出的奇特微笑,然而,他再也騰不出半點兒力氣去思考其中的意義,他現在腦子里只有一件事:還要多久?

    “好了,今天就到這兒罷!”

    隨著這一聲期盼已久的話音,李珣晃了兩下,一頭栽在地上。就算是在坐忘峰頂,這泥土的味道也不是太好,不過,看在他一根手指都動不了的分上,就算了罷。

    如果現在有人問他,天底下最狠的酷刑的是什么。他會毫不猶豫地回答:“到鐘隱的劍氣里站著去!”

    昏昏沉沉的不知過了多久,數丈外潺潺溪流的輕響提醒他,或許應該攝取些水分。

    他呻吟了一聲,用盡了四肢的力量,勉強撐起身子,搖搖擺擺地走了兩步,然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濺起了大片的水花。

    冰涼的溪水讓他的神智清楚了些,大量的水分從毛細孔中滲透進來,滋潤著已經油盡燈枯的肌體,也暫時緩解了筋骨肌肉寸寸移位的痛苦。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感覺僅僅盤旋在上半身,下肢的痛苦在對比中反而更加嚴重。

    可是,他真的半點兒力氣也沒了!

    算了,睡會兒罷……

    仿佛是一個石頭自懸崖上拋下,李珣的意識飛快地墜落到無盡的黑暗中去,甚至沒有聽到一點兒余響。

    然而,正當他的意識在黑霧中游動,漸漸模糊之時,一道突的刺激猛搗在他的腦際。

    他的意識還是石頭,依然在永無止境的深淵黑霧中穿行,然而就在墜落到底的一剎那,他才猛然驚覺,原來身上還綁著一根繩子!

    劇烈的反彈讓他的意識比墜落時更快地反沖上去,剎那間天地倒顛,他大叫一聲,翻身坐起,腦中那根代表著意識的弦索,差點兒就此繃斷!

    眼前的景物從模糊到清晰,然后又是天旋地轉,他慘哼一聲,再次躺倒下去,濺起了漫天水花。

    然而他再也睡不著了,強烈的刺激反應讓他的頭很痛,更重要的是,他耳中傳來了一聲輕響,似乎是有人走到他身邊。

    在這坐忘峰頂,又能是誰呢?

    他喉嚨里“呵呵”兩聲,擠出胸口濁氣,這才又睜開眼睛。只是刺目

    的血紅光芒毫不客氣地涌了進來,這使他不得不瞇起眼睛。

    原來已經到了黃昏時分;遠山之外,斜陽晚照,映在溪面上,竟映花了他的眼。

    刺目的光華后,一個修長的身影站在岸邊,山風吹過,李珣聽到了風拂衣袂的聲響,甚至還有一絲隨風而至的清香。

    他腦子還有些不太清楚,只覺得這風中沁入的氣息好生親切,只是輕輕一勾,便將他心中深處一個的名字扯出來。

    “青吟……仙師?”

    便在名字出口的剎那,李珣猛地坐了起來,本來迷糊的神智也瞬間清醒,這個名字,還有那近在咫尺的身影,仿佛有一股無形的魔力,給他體內注入力量。

    擺脫了陽光的牽制,李珣定睛看去,臨水獨立的那位女修,不是青吟,又是誰來?

    在看清來人的時候,李珣只覺得手腳都沒處擺放,他現在必定是極狼狽的,在鐘隱近日的操練之下,說他是體無完膚也好,形銷骨立也罷,反正是入不得佳人法眼,更別提剛剛在地上掙扎,又在溪中浸泡……

    便是冰冷的溪水也擋不住他臉上的熱潮,他用手撐地,想站起來,卻不小心按到了溪邊的虛土,手上一陷,又跌入了溪流中。

    這臉是丟大了!李珣臉上燥熱,訕訕笑了一下,手掌迅在溪水中甩了幾下,又裝成是擦臉,給臉頰降溫。這才站起身來,強按著虛的心思,給青吟行禮。

    青吟的眼神自他臉上一掃而過,依然如最初見面時那樣,瞬間使他心中變成了一片空白,恍惚中,李珣覺得她似是笑了一下,然后便以一種溫和的口氣說話:“這幾日,過得很苦罷?”

    這是李珣從未得到過的待遇,有那么一瞬間,他甚至想放聲大笑,來歡慶這個值得紀念的時刻,但他畢竟還是想起了青吟無法捉摸的性情,最終也只是抽了抽嘴角,強露出恭敬守禮的神情:“多謝仙師,弟子還撐得住。”

    青吟分明又笑了一笑,因笑容而生成的幾條紋路,使她本寂寞孤冷的容顏多出了幾分暖意:“你這人,不說話時要更可愛一些!”

    李珣哭笑不得,只能摸頭做出不好意思狀。

    幸好青吟不準備在這個話題上延伸開去,她似是嘆息了一聲,看著小溪上漸漸褪去的殘紅。

    “骨絡通心之法,貴在成,然而,這苦痛折磨是少不了的。你知怎樣使筋骨肌肉隨氣機流轉而相應變化,便要去做。

    “事實上是,你做不了,他才來折磨你,若你做得,何必由著他來欺負!”

    李珣的腦子總算還沒有僵化,知道這幾日來,他的境況,青吟原來都是看在眼里的。心中不爭氣地跳了幾下,連忙道謝。不過,聽上去,青吟后半句話,總有點兒未盡之意。

    只是輪不到他去細想,青吟便又道:“在這峰上的,都是非常之人,

    自然,要做那非常之事,理所應當的,也要付出非常的代價…很聰明,心性又強,這些其實都不必說的。“

    李珣啞然。他當然不會認為青吟是在說廢話,事實上,如果青吟真的愿意說下去,他會在這兒聽一輩子。

    可是,青吟字字句句都圍繞在他身上,卻又似有一道隱秘的脈絡貫穿其中,這便好像是一道長長的鋼絲,一圈又一圈地纏上來,漸漸的,就使他動彈不得,更奇特的是,他明知道這樣危險,偏偏又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這便如同浸泡在香醇的美酒里,在天暈地轉的迷離中,在世人無法理解的目光下,得到縱意恣肆的快感。

    他現在就醉了,沉醉中只聽青吟又道:“我們見過幾次?”

    “四次!”李珣脫口而出,出口又碰上青吟含意豐富的眼神,不知為何,雖然他說著再真實不過的實話,心中卻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感心虛。

    青吟的眼神終于還是移了開去,她道:“見面四次,我倒覺得,每次與你說話,話都越來越少,所以,還要拿這些沒趣的話來湊數……”

    李珣怔了一怔,然后他猛然漲紅了臉。

    他從來沒有想過,青吟會用這樣一種語氣和他講話,而且,她話中的意思…是沒可能的!

    沸騰的血氣沖得他腦袋昏沉沉的,而僅有的一點兒神智則在出尖銳的警告:停下!別再想下去!

    他艱難地將目光定在青吟的臉上,只想得到一點兒能做參考的東西,不管是鼓勵又或是打擊,都可以!

    然而,很不幸的,青吟的心智修為均是上乘,俏臉上波紋不興,除了帶給他更多的氣沮心虛,李珣得不到任何有價值的訊息。

    此時縱使他心中有千言萬語,卻都積郁在胸口處,吐不出半個字來。

    有那么一刻,他急得想哭。

    接下來他看到青吟做了個手勢,似是讓他坐。與之同時,青吟已輕攏裙裾,優雅自如地坐在溪邊。李珣遲疑了一下,稍稍離開一段距離,以弟子侍奉師長的禮儀跪坐一邊。

    然而,他聽到青吟這樣說:“坐近一些!”

    李珣腦子里又是一熱,但他還沒到燒得昏的地步,他深吸一口氣,又迅地瞥了一眼青吟的臉色,這才小心翼翼前移,甚至顧不得溪邊的泥土蹭臟他的衣物。

    他看到青吟伸出了一只手來,這個動作很眼熟,李珣呆呆地看著這她晶瑩剔透的掌指,那其上仿佛有一股無形的魔力,將他的靈魂也陷落進去。

    下一刻,青吟撫上了他的臉,李珣腦子當場就炸了,與青吟冰冷的掌指相較,他更覺得臉上的溫度,差不多已能燃燒起來。而這個認識則進一步升高了他臉上的溫度。

    也或許是因為太熱的緣故,他覺得臉上有些微微的麻癢,但這已經算不得什么了,他想呼出胸口悶熱的濁氣,卻又怕這種距離太失禮,只好憋著。

    他甚至不敢去看青吟的表情,只在腦子里模模糊糊地想著:這場景,似乎以前也曾生過……

    這樣的接觸似乎持續了很長時間,又好像是短短一瞬,像做夢般荒謬迷離。李珣感覺到那冰冷的手指已離開了自己的臉頰,但恍惚間,他又覺得,自己的皮膚的溫度,已粘連在那指尖上,繚繞不去。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敢抬眼看青吟的臉,卻正好看到她唇邊一絲剛剛抹去的弧度。不過即便如此,他也可以感覺到,青吟的心情與剛剛又有不同——似乎更好了一些。

    雖然不知道是什么理由,但李珣還是很樂意看到這一點。

    他努力維持著臉上屬于后輩的神情,裝做剛剛什么都沒有生,再度和青吟拉開距離,不過,在這一連串動作中,青吟竟然沒有一點兒表示。

    李珣很奇怪,不由問了一聲:“青吟仙師?”

    “懂音律么?”

    這話問得很突兀,與剛剛那種氣氛更是離了十萬八千里。

    難得李珣還能反應過來。他很想說過只憑小時候學的那幾手青澀的指法,實在沒膽氣應承,所以,他只能搖頭。

    青吟似乎并不在意,她眸光流轉,看起來竟有著意興昂揚的味道:“愿意學么?”

    珣完全沒想到這種情形,竟是愣了好大一會兒,才木木地點頭。

    只是,出奇的,他心中竟然沒有半點兒可以同青吟相處的興奮,反倒漸漸被覆上了一層寒冰,他看著青吟倏乎間已是神采飛揚的面容,不自主地伸手撫上自己的臉。

    剎時間,時光倒錯,他的目光越過了青吟的肩膀,看向遠處那一片朦朧的綠。

    在那青煙障外,曾有一景,與今日又是何等的相似,恍惚覺來,那上面微微的癢意,還沒有散盡……

    臉上和手心的溫度正迅地跌落下去,在這一刻,他的心臟緊縮成一團。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