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龜甲師 > 第九十九章 黑龍劍當砍刀用
    “都是一門之主,不過來了幾個信使便進退失據!說出去也不怕丟人!”路小遺一開口,就把喬歡兒也裝進去了。好在這女人現在很乖巧,站在路小遺身后,隨便他說啥都認賬。

    孫慕仙和祖昊有點臉紅,被說到了心頭了。聽說四大門主門主派信使來了,嚇的要收拾行李跑路的有,嚇的摔個四腳朝天的也有。現在想起來,也真的挺丟人的。都是老江湖了,誰不知道四大門派別說心和了,連面都不合的好吧?上次天下修真大會,四個門派各出奇招,打的你死我活。相互之間的恩怨深著呢。

    正說著呢,鄭瑤進來了,氣急敗壞的萬福一個:“奴家見過路爺,外面幾個小丫頭,真是太囂張了,奴家差點沒忍住抽她們嘴巴子。”

    路小遺一愣:“怎么回事?”鄭瑤道:“她們非要路爺親自出去接帖子,說什么代表了四大門主,按照吩咐行事。奴家讓她們留下帖子,她們不答應,就這么堵在門口。”

    “呵呵!”路小遺冷笑兩聲,站起身來:“行,我去看看。”

    路小遺出門往外走,后面跟著一群人,開始只有幾個大咖,后來各門派的弟子,也都跟著出來看熱鬧。當然這些人不敢跟的太緊,都是遠遠地的落后十幾步。

    走到門口,站在大堂里就覺得光線很不好,原因自然是門口堵著東西。什么東西呢?

    一艘飛舟!這飛舟的身軀,比大門都要高,自然擋住了光線。四個彩衣女子,并肩站在大門口的臺階下,身后就是巨大的飛舟,堵上門就不說了,能并行四輛馬車的街道也堵上了。

    四個女子居然長的一般模樣,原來是孿生的四姊妹。個個生的瓊鼻櫻唇,水蔥一般的臉蛋吹彈可破!身段又不失婀娜風情!蘇云天這家伙,倒是會享受的很!

    心里暗暗腹誹,路小遺不動聲色的站在大門的臺階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四個女子。

    “我就是路小遺,拜帖留下,人可以走了。”聲音不大,但是透著一股命令行的含義。

    “怎么,路先生也不請我們姐妹進去么?這就是您的待客之道?”紅衣女子往前一站,開口諷刺。路小遺聽了也沒惱火的意思,睜眼都不帶給她一個,淡淡道:“且不說你配不配的話,單說你們堵著客棧大門的事情,這是做客的禮數么?就算不提客棧大門被堵,你們把整條街道都堵上了,這又是什么道理?”

    “我們做事講理不講理,自然有人教導,還輪不到你來說三道四!”紅衣女子一點都不慫,路小遺呵呵的笑了,手腕一翻,多了一把黑龍劍,回頭對眾人道:“三門鎮有自己的規矩,她們不守規矩,就該教會她們怎么守規矩!讓她們知道,三門鎮的領空,任何人不得侵犯!等下她們只要敢動一下,立刻給我拿下,廢了她們的氣海。”

    這話說的語氣平淡,就不像生氣的樣子。但是,四個女人立刻臉色都變了,沒想到這一位霸道至斯!拎著黑龍劍,路小遺邁步下了臺階,邊上就是天靈門的四大高手,還有一堆各門派的高手。他們本來就憋著一口氣,之前沒人做主,現在只要四個女子亂動一下,肯定會被拿下,真的回破了她們的氣海,廢她們的修為。四個筑基期而已,在這里真不算什么。

    “這好像是史朝天的黑龍劍啊,怎么在路先生手里?”有識貨的人,祖昊就是其中之一,看清楚路小遺這把劍之后,忍不住發出驚呼聲。“黑龍劍”三個字,可是太有殺傷力了。別說其他人了,就算是四個劍侍,也都嚇的不敢亂動了。史朝天什么人,她們最清楚了!

    路小遺走到飛舟跟前,不管三七二十一,揮劍就砍。這種絕頂法寶,被路小遺當做砍刀來用,眾人看的瞠目結舌之余,心里真的很解恨。

    路小遺才不管那么多,黑龍劍上下翻飛,巨大的飛舟在黑龍劍面前,就跟切豆腐似得。一下,兩下,三下,沒一會就碎片亂飛,砍的不成樣子。路小遺砍了幾十下,抬手把劍隨意的丟給一個天靈門的弟子:“手酸了,你接著來。等下大家輪流來啊,這么漂亮的飛舟,劈成柴火,晚上開燒烤晚會,一定很好用。”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但是大家都想笑。

    飛舟是一件飛行法寶,既然是法寶,所用的材料就不會簡單。如果是一般的斧子,能夠在飛舟上留下一個白印子就算是鋒利了。不會有人用斧子來砍飛舟,也只有路小遺這種人,才會用頂尖的法寶黑龍劍當砍刀用。

    接過黑龍劍的弟子一臉的興奮,根本就沒想過自己能不能駕馭的了黑龍劍,拿起來就剁。只不過剁了一劍,就覺得劍柄燙手,啊呀一聲松開了手,黑龍劍也卡在飛舟之上。這個弟子的手上,燙出一個紅印子,一手捂著不敢置信的看著黑龍劍。

    路小遺見狀便說了一句話:“黑龍,給我老實點,不然我滅了你的靈體,讓你煙消云散!”

    這句話就太嚇人了,別看現場很多人,但是誰都不敢亂說亂動。路小遺這一番做派,看著很平淡,實際上透出來的霸氣,直沖九天之上!

    “我來!”這次上來的齊子晴,二話不說抓起黑龍劍就剁了個爽。路小遺大發神威,她不介意錦上添花,做一個合格的劈柴工人。齊子晴砍的叫一個爽啊,連著剁了四五十下,黑龍劍滿腹悲憤,但卻不敢作怪,乖乖的任憑她操作。

    “我還沒用過這么高級的法寶砍柴呢,讓我也來試一下。”齊子薇也出來湊趣,接過黑龍劍,接著劈柴。其他弟子見狀,也都躍躍欲試,很自覺的排隊等著劈柴。

    回到門口,路小遺緩緩轉身,心里頗為滿意。剛才一番做派之后,徹底的消除了四個劍侍的囂張氣焰!周圍各派的圍觀者,臉上都沒有之前那么驚慌了,甚至還有不少人透著一股興奮。這可是蘇云天的劍侍啊,之前何等的耀武揚威,現在嚇的話都不敢說。任憑一幫天靈門的低級弟子,拎著一把黑龍劍在劈柴!這位路先生,看著平和,實際上太霸氣了。

    一幫天靈門的弟子,紛紛主動上前,輪番上陣,每人砍個幾十下就換人,不過一刻的時間,巨大的飛舟就被砍成了一堆柴火。一幫低級弟子,臉上無不透著興奮,太爽了!

    站在一起的四個劍侍,為首的紅衣劍侍終于忍不住,站出來道:“這位先生,毀了我們的飛舟,這是要跟昊天門為敵么?今天就算你們破了我的氣海,廢了我的修為,我也要說一句話。激怒了我家主人,回頭昊天門大局進攻,你就算跪地求饒,也未必能得到原諒。”

    一番話說完,低級弟子們倒也無所謂,不知道厲害啊。三個門派但凡筑基以上者,無不露出擔憂之色。這話不是威脅,是實實在在存在的風險啊。就在此時,有人出聲了!

    “放肆!”不等路小遺做出反應,已經有人抬手就是一揮。出手的人是孫綰綰,站在十步之外呢,這一抬手揮出,一道虛影成雪花狀,急速飛往紅衣劍侍的身上。

    這一招好看是好看,但是看著威力并不大,至少大家都看的出來,孫綰綰的修為并不高。誰出手,都輪不到她出手啊!喬歡兒也看出來了,心里暗暗道:小婊砸,爭著立功表現!

    紅衣劍侍也看出來了,這道雪花狀的殘影,速度在她看來并不快,欺負普通人是沒問題的,但是對上紅衣劍侍,就要差上許多了。“自取其辱!”紅衣劍侍白玉般的臉上紅唇輕啟,吐出四字,想都沒想,自信滿滿,抬手對著殘影就是一抓!

    殘影被紅衣劍侍輕易的抓在手里,瞬間碎裂。紅衣女子嘴角露出得意的表情!

    眾人見狀,暗暗嘆息。這個女弟子的主觀愿望是好的,但確實是自不量力了。

    喬歡兒也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心道:小婊砸,丟人了吧?

    孫慕仙面帶尷尬,卞玉有點不高興的瞪了孫綰綰一眼。

    就在眾人都認為孫綰綰一擊無果的時候,紅衣劍侍突然發生了變化。捏碎的雪花狀殘影,瞬間四散成碎片,掉了紅衣劍侍一頭一臉的。這是她沒有想到的事情,也是眾人沒料到的事情。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一招還不算丟人。甚至可以說,心思很巧妙的一招。

    但是更驚人的事情出現了,紅衣劍侍沒想到會這樣,有點惱羞成怒的時候,卻狠狠的打了一個寒顫。散落在頭上臉上的碎片,帶著無法抵抗的寒氣,快速的向全身侵蝕而來。

    “嚴寒急凍術,也是你能小看的么?”孫綰綰一直隱忍的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一擊得手,心情大好。忍不住悄悄的又掃了路小遺一眼,這個法術可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多虧了現在身上穿的這件裙子。幾次試穿下來,發現了令人驚嘆的事情,這件裙子可以按照主人的需要,進行各種調整。顏色,樣式,變化無窮。更為令人驚喜的是,穿上這件裙子,時間長了,就能感受到前主人留下的技藝碎片。這些碎片,與生活無關,全都是與這件裙子有關的各種技藝!裙子自帶嚴寒急凍術的技能,只需正常的以真氣發出掌風,自然化作一片雪花。

    但有接觸這片雪花者,都將被凍成冰棍!就算是修為高處一個級別的筑基期高手,也難逃這個結果。這就是嚴寒急凍術的威力!孫綰綰私下里實驗過多次,這還是頭一次在修為比自己高出一個級別的對手身上用,沒想到這一下,居然成功了。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