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其他小說 > 圣塾神墟 > 第七十一章 趕鴨子上架
    “他都被【腦賊】毀了,仙圣光華徹底毀滅了,還有那么重要嗎?”赫連玉蕊忍不住嘀咕。

    赫連寶芝勃然大怒,反手抽了女兒一個耳光,怒斥:“你真是爛泥扶不上墻,咋會這么愚蠢?!”

    “我怎么愚蠢了......這不是事實嘛......”赫連玉蕊撫摸著火辣辣的玉臉,俏目含淚,委屈地囁嚅。

    赫連寶芝用力吐出一口氣,玉手撫著高聳起伏蹦跳的胸,自己為自己順氣,怒氣難平地低喝:

    “眼下這么簡單的事,你都看不出來嗎?這還不是愚蠢?你沒看見,大家都奔向陰陽潭了嗎?

    這說明了什么?辛小蘇要叩圣門了!這么淺顯的事,你都意識不到,說你愚蠢都是輕的!”

    “就憑著大家都向一處跑,便判定是辛小蘇要叩圣門,這也太武斷了吧?”赫連玉蕊忍不住反駁。

    “那就讓事實,證明你的愚蠢吧!”赫連寶芝二話不說,直接抓住女兒手臂帶著她,奔向陰陽潭。

    陰陽潭,顧名思義,乃是陰陽之潭,一邊為陰一邊為陽,生死只在一線間,踏對者生,踏錯者死!

    倘若是固定的線路,想來有點武學功底的人,就不會踏錯。問題的關鍵在于,它不是固定的線路。

    云霧翻騰,上下紛飛,張牙舞爪,仿佛是巨龍和惡鬼,在激烈地搏殺。令人遠遠望之便驚心動魄!

    在云霧下方,一個鴨蛋形巨大的天坑中,有一個深不可測的深潭,一半水為白色,一半水為黑色。

    白色的水,猶如鮮乳,氣味芬芳,嗅之神清氣爽。黑色的水,仿佛腐尸液,腥臭陰濕,聞之欲嘔。

    兩種截然不同的水,涇渭分明,相互攻擊。你進我退,我進你退,推過來頂過去,沒有片刻寧靜。

    最為神奇恐怖的是,兩種水竟然產生了斜面。對抗的中間高,宛若屋脊一般,兩邊產生斜面。

    一條蜿蜒如絲的水線,呈現在屋脊般的高處。翻過來,倒過去。顯示兩種水勢均力敵,難分勝負。

    “啥意思?不會是讓哥從這個水上屋脊之線上,跑過去吧?”辛小蘇學神腦袋一轉,便一語中的。

    “然也!”子仲點頭,鄭重地說道:“如若你果真是天選圣徒,走過三步,便會進一重圣門......”

    “等等,哥不是達摩老祖,也不會水上飄。別說三步,一步都走不了,就掉水里個丈人了!”

    辛小蘇氣極敗壞的打斷子仲的話,急赤白臉地叫嚷:“還球圣門,哥直接進水門了,這不科學......”

    “你說的沒錯!一般人,肯定是直接掉進水中。良善之人,落入陽水,奸惡之徒,跌落陰水。”

    子仲毫不掩飾地介紹道:“跌落陰水者,罪惡輕的,還能見到白骨,罪孽深重者,尸骨無存......”

    “我靠......你這是謀殺!哥沒調戲你老婆,拋棄你姑娘,抱你孫子下井,你為啥要這樣害我......”

    辛小蘇快哭了。憤憤不平地嚷嚷:“咱們遠日無冤,近日無仇,你干嘛要跟我過不去......”

    “因為你不是一般人!”子仲當頭棒喝一聲,打斷辛小蘇的嘰歪,嚴肅認真的喝道:

    “你是天選的圣徒......你要挑起拯救人類的重擔,就必須接受這個考驗!你明白了嗎?”

    “啥玩意兒......挑起拯救人類的重擔......”辛小蘇眼珠子瞪的牛蛋似的,滿臉的全然不明白。

    “對!你有超凡入圣的潛力,在事關人類生死存亡的大是大非面前,理應挑起拯救人類的重擔!”

    子仲毫不含糊地強調:“你也看到了,【腦賊】為了毀滅你這顆人類的希望之星,已經悍然出手......”

    “停!”辛小蘇大吼一聲,做出暫停的手勢,打斷子仲莊重無比的宣言,一臉大糊涂地嚷嚷:

    “哥怎么就不是一般人了?哥連一百斤的擔子,都挑不起來,還挑起拯救人類的重擔,挑個毛吧。”

    李彌、莊逍、昆吾金楊等勃然變色,就連釋禪,都面現不愉地連聲念佛。周邊的人,更是嘩然。

    這是什么劇情?說好的英雄出場呢?拯救人類的大英雄一出場,都是豪情萬丈,氣吞山河!

    眼前這家伙是怎么回事?畏首畏尾、百般推脫就不說了,還出言不遜。把拯救人類和某毛劃等號。

    如此冥頑不靈的家伙,咋可能是上蒼選出的寵兒?是不是搞錯了?一時間,大家都茫然不知所措。

    “喂,你脫下褲子,讓我看看?”莊小蝶突然躥出來,沖到辛小蘇面前,一邊叫嚷一邊扒他褲子。

    “干什么?哥不是那么隨便的人......哥有潔癖......”辛小蘇不知所措地叫喚著,趕緊捂住褲腰。

    “隨便你個頭,潔癖你個毛啊!老娘是想要看看,你到底長沒長圣種?!”莊小蝶剽悍的叫囂。

    “哥長沒長圣種,跟你有毛的關系?用得著你檢查嗎?”辛小蘇火冒三丈,臉紅脖子粗地叫喊。

    莊小蝶毫不示弱叫喊:“當然有關系!你要長圣種了,干出拯救人類的英雄壯舉,老娘就嫁給你!

    你要是沒長圣種,不敢勇挑重擔,當縮頭烏龜,老娘就鄙視唾棄你!你說,這跟老娘有沒有關系?”

    “我日......”辛小蘇張口結舌,目瞪口呆。這個比花蝴蝶還艷麗的小女女,咋這么虎逼朝天啊?

    就你這個母夜叉的勁兒,再長得美若天仙,哥也不敢娶呀!這可關系到后代智商的遺傳問題......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光說不練,是嘴把式。”釋一音在一連陰陽怪氣惡意滿滿地添油加醋:

    “驚天圣女,你光說不練,算是什么驚天圣女......要不要貧尼下一次地獄,幫你檢驗一番?”

    “是啊,莊小蝶,你要是光說不練,我和仲涵,也可以代勞!”李冰茵也爭先恐后地跟著起哄。

    “你妹的悶騷小尼姑,你也太壞了吧?簡直是壞透腔,騷死人了!這么一激,她不敢也敢了。”

    辛小蘇欲哭無淚,欲罵無聲。瞪著寶相莊嚴、圣潔靈妙的釋一音,恨不能就地把她撂倒強辦了。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