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其他小說 > 全能莊園 > 第四一一章:又毀掉了一個
    刑偵專家華叔和幾名同事,在虛城大學的禮堂里,見到了高蟹。

    禮堂之外,彩旗飄飄。禮堂里面,掛著一條橫幅。

    “虛城大學生命科學與醫學學院客座教授、特聘教授、特聘研究員聘任儀式。”

    高蟹淡定地坐在會議室的后面,手持兩本聘任書,一本是客座教授,一本是特聘研究員。

    霍騰博將他和高蟹的部分成果透露給了虛城大學校方,并且承諾日后的成果,都將發布在虛城大學的校刊上之后,校方就果斷地給了高蟹兩個頭銜。

    用霍騰博的話來說,年輕的時候在外面混混也沒啥,現在年齡大了,沒個身份,不好。

    “這個……高……教授。”看了一眼高蟹手中的聘任書,華叔下意識地舔了舔吐沫。

    媽蛋,你這是在搞笑嗎?

    虛城大學的客座教授,會是放狗俠?

    就算客座教授并非正牌教授,可這也是虛城大學的教授啊!

    這些小混混們,到底在胡說什么啊!

    幾個人都有點想要打退堂鼓了。

    但是既然來了,該問的也是要問的。

    “高教授,不好意思,耽誤您幾分鐘的時間,我們有幾個問題想要核實一下。”其實華叔自己身上也有個教授級的名頭,不過他那也是虛的,而且學校也沒虛城大學這么牛叉。

    “首先,您的出生日期是xx年x月x日……”

    “沒錯。”

    “所以您現在……27歲?”幾個人面色古怪。

    高蟹點了點頭。

    是啊,我現在才27歲!

    幾個人看看高蟹的灰發,心中嘆了口氣。

    果然知識改變命運啊!你看看,這連命都快沒了,可不是改變了命運?

    難怪人家年紀輕輕就能被聘任成客座教授!

    “您之前……是個……呃,曾經是無業人士?”華叔想了半天“混混”的委婉措辭,終于找到一個。

    “沒錯,我曾經是個混混,那時候年輕,不懂事。”高蟹微笑。

    華叔不知道怎么說號,看時間,高蟹最近一次被關進拘留所,也就是一個月前的事,這就是年輕不懂事了?

    又問了幾個問題,高蟹一一點頭確認。

    他的學歷是高中輟學,案底厚厚一疊,喜歡放狗咬人……

    幾個人神情古怪至極,都快憋壞了。

    媽蛋,這到底是什么人啊!

    怎么都感覺高蟹是個超級的矛盾體。

    他那混混的過去,和現在淡定而又博學的樣子,完全對不上號啊。

    “冒昧問一下,您是如何當上虛城大學的客座教授的?”華叔心中想,該不會什么時候虛城大學開設了“混混學”這門課吧。

    “你是問我的研究方向吧。”高蟹微微一笑,“我的研究方向是生物演化、細胞融合、分子生物學和量子生物學。我之所以被授于客座教授和特聘研究員,是因為我的兩篇論文——《跨物種細胞核轉及融合細胞移培養淺析》、《細胞外間質的人工制造與修復在臨床應用的五種常見模式》。”

    媽蛋,每一個字都能認識,但是完全不知道到底是在說什么!

    “能……簡單解釋一下嗎?”華叔硬著頭皮問道。

    “跨物種細胞核轉移,就是把一種生物的細胞核轉移到另外一種物種中,然后培育成活,也可以用來培育新品種;細胞外間質就是人身體的框架,人身體之所以能夠維持特定的形狀,是因為有這些框架的存在,人工制造和修復細胞外間質,然后讓細胞沿著細胞外間質生長,可以治療一些本來不可能治療的傷勢,譬如斷肢再生、神經斷裂和內臟損傷……”高蟹解釋道。

    幾個警察叔叔兩眼都在打圈圈了,深切感受到了智商上的被碾壓。

    媽蛋,還是不知道在說什么!

    “你們可以理解為我是一個生物學家加醫生。”高蟹道,“我的技術,理論上來說,可以治療任何一種沒有當場死亡的傷勢。”

    “那能不能用來制造從來不存在的生物?”華叔問。

    “理論上來說,可以。”高蟹微笑。

    華叔抽動了一下嘴角。

    心中有一個瘋狂的想法冒出來。

    然后他立刻又把它壓了下去。

    媽蛋,華叔啊華叔!理智點!

    這不是科幻小說,這也不是超級英雄電影!

    這種東西壓根就不存在!

    穩住,穩住,華叔,你的世界觀要穩住!

    你是一名刑偵專家!

    他咳嗽一聲,道:“就像我們事先在電話里說的那樣,我們有一個目擊者,說你出現在了昨天晚上的一處犯罪現場……”

    “昨天中午,我確實去過那處倉庫。”高蟹微笑解釋,“他們抓了我的幾個小兄弟,我只能想辦法把他們帶回來。不過昨天晚上……”

    高蟹搖頭道:“昨天晚上我在進行一項非常重要的實驗,并沒有去襲擊他們,而且我是一個科學家,不是超人。據我所知,他們有很多人和槍支,我一個人襲擊了他們,可能嗎?”

    “你的朋友被綁架,你為什么不報警?”旁邊,一名年輕的警察提高了音量,“而且有十多個犯罪嫌疑人都說你在現場!不要狡辯了!快點交代!”

    “你們是在審問我嗎?”高蟹坐直了身體,“我還以為是在配合調查,如果你們在審問我的話,不好意思,請讓我給我的律師打個電話。”

    媽蛋!

    華叔怒瞪了年輕警察一眼,什么人面前,還玩黑白臉?

    “華叔,一定是他制造了什么怪物,襲擊了走私集團……”小警察表示自己已經看穿了真相。

    “別胡說!你是個警察!”華叔怒斥,世界觀呢!果然太年輕了!世界觀這就崩了?

    “可是那么多人證指認他……”

    “你們是相信一群罪犯,還是相信我們學院最優秀的科學家?”旁邊,又走來兩個人,正是霍騰博和生物與醫學學院的院長。

    “打擾了,高教授。”華叔搖頭,“不好意思,我的同事太年輕了,我替他向您道歉。”

    “沒關系,我也年輕過。”高蟹道,和華叔握手,“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請聯絡我。”

    “多謝您的理解。”

    “華叔,怎么能這么放過他呢!他一定是個瘋狂的科學家!這種科學家是要毀滅世界的……”小警察著急道,“他一定就是放狗俠……”

    然后被華叔“啪”一聲拍了后腦勺。

    “可憐的孩子。”看著他們的背影,霍騰博搖頭嘆息。

    又被毀掉了一個。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