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其他小說 > 全能莊園 > 第三七三章:滴滴打虎?
    周三,“寰州開發賈湖投資公司掛牌及幻山大隧道動工儀式”召開。

    莊不遠作為寰州開發的第二大股東被邀請到場,看著眼前的景象一腦門暴汗。

    今天的活動,不論是對虛城,還是對寰州開發都非常重要,大眾也非常關注,因為這個儀式意味著幻山大隧道正式啟動,再也不會反復,不用等待。

    整個虛城幾乎所有的媒體都被邀請來了,熙熙攘攘,人頭攢動。

    但是大家的注意力,幾乎都沒在儀式上。

    儀式這東西嘛,來來回回就是那樣,各級領導講話,剪個彩之類的。

    真正吸引人注意的,是兩排二十只老虎,蹲坐左右,威風凜凜。

    講話結束,大家都鼓掌的時候,老虎還要咆哮幾聲助興的。

    就是這畫風怎么看怎么覺得奇怪,在一個全世界都非常關注的活動現場,兩排二十只老虎齊刷刷蹲坐那場景……

    有種現代社會里突然混進來一個原始人土司的感覺。

    就算是心大如莊不遠,也是久久不能適應,呆滯半天。

    在聽到賈業廉想要租老虎的時候,莊不遠的腦海中,閃過的是賈業廉一邊縱虎行兇,一邊叉腰哈哈大笑的樣子。

    “把這些敢反對我的人全都咬死!哇哈哈哈哈!老子就是惡霸,老子就是壞人!哇哈哈哈哈!”

    畢竟在莊不遠的腦海中,賈業廉是一個正兒八經的壞蛋大反派。

    這會兒,壞蛋大反派,突然變成了逗逼的模樣。

    這孩子到底是被誰玩壞了?

    周主任作為政府代表之一參加了儀式,在念完講話稿之后,就看到賈業廉一招手,幾只老虎咬著剪彩的繡球踱步上前。

    好嘛,連禮儀小姐都省了,由老虎擔任。

    這幾只老虎都是白虎,黑白條紋的身軀,和猩紅的繡球看起來特別般配。

    走到了眾人面前,幾只老虎轉身面對觀眾,其中一只老虎轉圈轉反了,被紅綢子纏住,一臉無辜加納悶地坐在那里,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引得眾人一陣哄笑。

    其他幾只老虎,都像是看傻逼一樣看著它。

    莊不遠氣得拍了這憨貨一巴掌,這憨貨對莊不遠打了個哈欠,甩著尾巴賣萌,完全沒把莊主大人的威嚴放在眼里。

    沒辦法,莊不遠只能臨時客串一把馴獸師,幫這家伙解開了綢子,然后讓它坐正了,這憨貨竟然還找莊不遠撒嬌,拿大腦袋在莊不遠的懷里拱了半天,看得旁邊幾個虛城的官員,又是吃驚又是好笑。

    好不容易讓幾只老虎端坐好了儀式繼續,代表們上前拿剪刀剪斷紅綢,周主任在老虎旁邊有點放不開,小心縮著身子看著身邊的老虎,看了半天,發現這大貓異乎尋常地乖,忍不住問莊不遠:“能摸嗎?”

    莊不遠把那憨貨拉懷里,抱著它的大腦袋揉了幾秒鐘,又推給周主任:“你揉揉,手感很好的。”

    使勁揉,揉傻了算我的!

    周主任小心翼翼揉了一下,果然手感很棒!

    老虎的腦袋,大大的,厚厚的,很有份量,使勁揉也不怕揉壞;它耳朵圓圓的,熱熱的,捏起來手感超棒,皮膚極具彈性,揉揉撓撓反饋感極佳。

    周主任小心翼翼扯扯它的耳朵,揉揉它肉肉的腦門和后頸,又擼了擼它的后頸,就迷上了這個感覺。

    媽蛋,為啥全能莊園的啥都會上癮,以后擼不到老虎怎么辦?

    老虎舒服地瞇上了眼,口中呼嚕嚕直叫,被揉到舒服了,把大腦袋整個靠在周主任的身上,親昵得很。

    周主任一顆心都快化了,一邊揉一邊乖孩子乖孩子地直叫。

    同樣列席,但是站在角落里的周磊直翻白眼,到底你是誰的爹啊?要不要給你養個貓兒子回家啊!

    這大庭廣眾之下,有沒有點形象了?

    看到老虎和周主任那么親熱,別人也看得眼熱,紛紛試探性地向自己面前的老虎伸出了祿山之爪。

    于是,大庭廣眾之下,與會的官員嘉賓們,就各自抱著一只大貓擼了起來,限制級畫面頻出,場面一度非常惹火。

    周磊也按住了一只使勁揉,揉了兩下,那大貓瞪了他一眼,一甩尾巴走掉了。

    “唉,這只怎么回事?為什么不讓我揉?”周磊不爽,你瞧不起人是不是?覺得我官太小是不是?

    “那只比較傲嬌。”莊不遠無奈道,“人家怎么說也是貓科動物,怎么你也得允許人家傲嬌一下啊。”

    周磊只能自認倒霉,跑去旁邊蹭虎揉。

    臺上人很多,老虎的數量有點不足,作為東道主賈業廉發揚了風格,和另外一名股東一起擼一只大貓,一個擼腦袋,一個擼屁股,擼著擼著就開始納悶,道:“不都說貓科動物很難馴服嗎?我家那只貓,到現在都不拿正眼看我的,這大家伙怎么那么乖?到底怎么訓練的?”

    “那還用說?”旁邊另外一個股東聞言,斬釘截鐵地說:“一定是被莊總打怕的!你說莊總那兩只巴掌,什么東西打不服?”

    他旁邊,幾個股東激靈靈打了個寒顫,心有戚戚焉地點了點頭。

    “可憐的大家伙。”

    “真不知道受了什么苦。”

    “真可憐……”

    扔過不是在臺上,莊不遠立刻兩只巴掌飛過去,讓他們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了!

    “克制!克制,你是個仁慈的莊園主!”莊不遠瞇眼,喘息。

    揉了一會兒,賈業廉問莊不遠:“莊總,你們的老虎能長期出租嗎?”

    “怎么租?”莊不遠納悶,租一次還不夠,還要天天租?

    “咱們寰州開發的總部,還差兩尊石獅子,不過石獅子多不威風啊,不如弄倆老虎蹲門口?”

    莊不遠:“……”

    能創收我是不在乎啦,可你是想要玩到什么程度?

    不過莊園里的老虎最近都快滿出來了,莊不遠巴不得能分流一下呢,干脆點頭答應下來。

    看莊不遠答應了,其他人立刻眼紅,把莊不遠圍住了。

    “莊總明天我兒子生日,我能不能租幾頭老虎到我兒子的生日派對現場?”

    “莊總我要嫁女兒了,租給我幾頭當儀仗吧……”

    莊不遠一時之間疲于應付,只能先拿小本本記下來。

    在一片忙碌之中,有一個年輕人湊上前來,對莊不遠道:“莊總,我們是一家技術創業公司,沒多少錢,不過我們公司的人都非常喜歡貓,我的同事們托我問問,我們拿技術換老虎可以嗎?”

    “拿技術換?”

    “對,我們可以幫您開發個程序,幫您網約租賃老虎……就叫滴滴打虎怎么樣?”

    這也行?

    此時此刻,莊不遠只想吐槽一句:滴滴真牛,怎么誰都敢打?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