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信息也能賣錢
    “做目錄賣錢,你怎么能想到這樣一個好辦法?”

    乍聽到包成明做的生意時,馮嘯辰有些驚訝的感覺,或者更確切地說,是一種驚艷的感覺。一份目錄賣不出多少錢,但這種觀念實在是太超前了,超前到馮嘯辰都疑心對方也是一位穿越者了,而且姓馬……

    包成明卻沒有這樣的覺悟。編目錄賺錢這件事,純粹是出于他那與生俱來的商業本能。看到石陽的軸承業做得這么好,他也有想分一杯羹的念頭,無奈自己不懂軸承,也沒有時間去經營軸承店,某一天腦子里靈光一閃,就想出了這樣一個主意。

    搜集目錄這種事情,費時不多,各家店鋪也都樂于支持,所以做起來很容易。包成明在機關工作,有自己的便利。他給行署打字室的小姑娘送了一包吃食,就成功地讓小姑娘加了個班,把那些目錄打成蠟紙。隨后,他把目錄油印了一千多份,雇了個鄉下的親戚到汽車站、招待所之類的地方兜售,一份收費5毛錢。扣掉成本以及付給親戚的勞務費,他足足賺了400塊錢,也算是淘了一小桶金子。

    關于這件事,包成明自己還是挺得意的,不過也僅限于在老婆面前吹噓一下,在姚偉強面前就不太好意思說了。姚偉強知道這件事之后,雖然也夸了他幾句生財有道,但包成明能夠感覺得到姚偉強言不由衷,想必是覺得這種左道旁門的買賣太上不了臺面了。這一回,姚偉強把此事當成一個笑話講給馮嘯辰聽,卻不料引來了馮嘯辰的由衷贊嘆,弄得包成明都有些分辨不清,到底馮嘯辰的夸獎是真心還是嘲諷。

    “呃呃,其實我也是閑著沒事,隨便搞搞,誰知道還能賺到錢呢……”包成明有些尷尬地解釋道。

    馮嘯辰問道:“老包,你現在還在做嗎?”

    “倒是還在做,因為有人需要這樣的目錄。有些采購員一買就是十幾份,他們說是帶回去給其他廠子的同行看的。現在石陽的那些軸承商戶也知道我在搞這個東西,都搶著給我送目錄呢。”包成明道。

    馮嘯辰饒有興趣地問道:“他們搶著給你送目錄,你就沒想著找他們收錢?”

    “找他們收錢,什么意思?”包成明有些懵。那些商家主動把目錄整理好送給他,省了他到店里抄目錄的工夫,這是幫他的忙,他怎么還會找人家收錢呢?

    馮嘯辰笑了,包成明這一剎那間的錯愕,顯示出他并不是一個穿越者,還缺乏后世的商業經驗。

    包成明搞的這種目錄,在后世叫作“商情”,上面登記著各家經銷商所經銷的產品,顧客只要拿到一本商情,就可以通過電話向經銷商詢價,也可以按圖索驥,到中意的經銷商那里去看實物,省去了滿市場搜索的成本。當顧客習慣于靠商情來找貨的時候,沒有在商情上出現的商家就會失去許多銷售機會,而能夠在商情上處于醒目位置的商家,則可以吸引到更多的眼球。

    這樣一來,原本是靠商家提供信息才支撐起來的商情,就變成了套在商家脖子上的繩索。商家們必須向商情的編纂者付費,以保證對方能夠把自己的名字和商品信息寫上去。而一些財大氣粗的商家則會額外付費,在商情中買一個好的版面,甚至是夾帶自己的廣告。在90年代末,全國各地的計算機市場上都有專門的商情,有些商情每周出版,厚達數百頁,而編輯商情的公司僅憑這一項業務,就能年收入上千萬之多。

    再至于有人把商情做成電子版,上傳到網絡中,再基于網絡促成交易,就更是傳奇了。馮嘯辰記得的某位馬姓大亨,就是靠一個叫“芝麻開門”的網站起家的,這個網站不就是靠賣信息賺錢的嗎?

    “馮處長,你這可是在教老包學壞呢!”

    姚偉強最先反應過來了,他是站在商家立場上的,稍一琢磨就理解了馮嘯辰的意思。在包成明編的目錄中,菲洛軸承是排在最前面的,這一方面是因為菲洛軸承本身就是石陽縣最大的軸承經銷商,另一方面也有二人的私人關系在起作用。如果照著馮嘯辰的主意,包成明按出錢多少來決定排序,姚偉強可就得有所破費了。

    “哪能啊!”包成明也明白了馮嘯辰的意思,他眼睛頓時一亮,看到了無限的錢景。聽到姚偉強抗議,他連忙說道:“姚總,你放心,不管我這個目錄怎么編,你們菲洛公司肯定是排在最前面的。”

    “不但要排在前面,而且還要用大字號,最好能夠夾個彩頁。不過嘛,工本費方面,就需要姚總稍微支持一下了。”馮嘯辰笑呵呵地戳穿了這層窗戶紙。

    “這的確是一個金點子啊!工本費不成問題。”姚偉強并不惱火,區區一點廣告費,他還是掏得起的。他看到的,是這個點子帶來的機會。如果包成明的軸承目錄能夠長期地做下去,成為一份軸承采購指南,那么不愁沒人看出其中的奧妙,并且主動送錢上門,來爭取一個更好的版面位置。再如果包成明做的不僅是一份軸承目錄,而是整個金南地區所有標準件的目錄,那么將意味著所有商家的喉嚨都被這份目錄給扼住了,它帶來的好處,可不僅僅限于一點廣告費和賣目錄的收入了。

    “老包做的事情,不就是未來聯盟該做的事情嗎?”馮嘯辰說道,“我一直在想,聯盟需要一個什么樣的平臺,現在看來,老包的這份商情,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平臺啊。”

    “你說什么?商情?”包成明敏銳地問道。

    “對啊,你做的這個東西,不要叫什么軸承目錄,應當叫作軸承商情,這個名字聽起來才能顯得高端、大氣、上檔次。”馮嘯辰大方地把名字也送給了包成明,。

    包成明咂摸了一下這個詞,不由喜形于色,大聲說道:“軸承商情?太好了,以后就叫這個名字了!石陽軸承商情,的確是那個什么什么高端。”

    姚偉強撇著嘴說道:“什么石陽軸承商情,你應當叫金南標準件商情,石陽的叫作軸承分冊,還有齒輪分冊、螺栓分冊,要出就出一套,找印刷廠鉛印出來,別弄得像你原來那份那樣,黑乎乎、臟兮兮的,一看就賣不出價錢。”

    “對啊,我可以把所有的標準件都做進來。全國哪家工廠用不上標準件?那么多采購員全國各地到處跑,就是為了找合適的標準件。如果有了這份商情,他們能省下多少路費。買一本放到供銷科,想要買什么東西的時候,查一下就都有了。這樣一份商情,賣10塊錢只怕都有人愿意要呢!”包成明美滋滋地想道。

    姚偉強道:“老包,這樣一來,你就不得了了。整個金南賣標準件的,都要看你的臉色,連我都要對你點頭哈腰了,要不我的軸承可就賣不出去了。”

    “不會的,姚總,看你說到哪去了,我給誰臉色看,也不敢給你臉色看啊……”包成明謙虛地說道,聲音里卻帶上了幾分自矜,顯然是對姚偉強的預言頗有信心。

    這回輪到馮嘯辰服氣了,要不說金南人會做生意呢,自己只是提了一個頭,人家立馬就把細節都補充進來了。自己原本還打算給對方支支招,讓他們借鑒一下后世的一些成功經驗,現在看來,這是完全不必要的,人家想得比自己細致得多。

    商情的事情就這樣說過去了,而聯盟理事長的職務,也由姚偉強、馮嘯辰二人私相授受,落到了包成明的身上。從商情這件事情上,馮嘯辰看出了包成明的商業頭腦以及經商的熱情,要想把一個聯盟做得有聲有色,這樣一個理事長是必不可少的。

    當然,最終大家還是走了一個民主程序,讓有意加入聯盟的那些商戶舉手表決了一次。商戶們都是比猴還精的,知道這個聯盟背后有地委柴書記的支持,前臺是京城的馮處長和本地的姚總主持,他們推舉出來的人選,大家還有什么可唧唧歪歪的,照著要求舉手就是了。

    包成明的這個理事長職務,也得到了地委和行署的認可。畢竟包成明是行署機關的干部,由他來主持這個聯盟,有助于行署的意圖得到更好的貫徹。

    聯盟的成立大會完全是由包成明策劃和組織的,除了金南地委、行署的領導之外,他還請來金南下屬各縣的代表,有些是縣領導出席,有些則是由縣經委、商業局等單位的干部出席。包成明長袖善舞,也不知道通過什么關系,還請到了一大幫記者來為聯盟造勢。

    “各位記者,我這里準備了一個新聞通稿,供大家作為參考。成立軸承誠信聯盟的事情,是我們金南地委、行署的重要舉措,也說明我們金南地區的企業知恥而后勇,我們的口號是,要把騙子一條街的帽子扔到太平洋去,要讓石陽成為全國乃至全世界最著名的軸承之鄉。”

    在成立大會之后的記者招待會上,包成明慷慨陳辭,把一個聯盟理事長的形象表現得無比高大。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