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現在流行下海
    “單挑一攤子,什么意思?”

    董巖懵懵懂懂地問道,他隱約覺得馮嘯辰的建議里有一些亮點,一下子卻又抓不住。

    馮嘯辰微笑道:“如果我是董處長,有這樣好的技術,在單位卻又不得志,我就干脆辦個停薪留職跳出來,自己開個技術服務公司,專門接類似于阮廠長這樣的活。如果一心一意去做,一年賺到十萬八萬也不足奇。”

    “停薪留職!”董巖瞪圓了眼睛,吃驚地說道。

    停薪留職這種方式,在前兩年就已經出現了。最早是一些集體性質的企業里,職工一方面羨慕農民分田單干的方式,另一方面又舍不得自己擁有的飯碗,雖然比不上國企的鐵飯碗,但好歹也算一個過得去的保障了。糾結之下,天才的人們便發明出了“停薪留職”這樣一種方法,意思是自己先離開單位,不領單位的工資,也不歸單位管,可以出去賺大錢。與此同時,自己在單位上的編制還要保留著,萬一有朝一日在外面混不下去,或者政策有變,自己還能回來接著吃皇糧。

    集體企業里出現的這種方式,很快就傳到了國營企業以及一些機關事業單位里,被這些單位所借鑒。停薪留職這種方式對于單位上的一些“能人”尤其具有吸引力,這些人本身就不太安分,在單位上往往因為喜歡折騰而不討領導的喜歡,他們的過剩精力也屢屢得不到渲泄。采用停薪留職的方式,他們可以安心地跑到外面去賺錢,不用再看領導的臉色。而領導也樂于把這些人禮送出去,以便省下工資、福利以及辦公條件等支出。

    不過,真正敢于選擇停薪留職下海的人,還是很少的。大家都不知道現在的政策會不會發生變化,盡管單位上可以作出種種承諾,誰又知道這些承諾未來能不能兌現呢?再說,停薪留職這種方式,雖然能夠保留編制,單位上升遷的機會必然是輪不上了,萬一在外面沒混出名堂,回來又得坐冷板凳,豈不是兩頭落空。

    董巖此前也知道停薪留職這種方式,甚至還動過這方面的念頭。不過,這也就是一個念頭而已,他很快就把這種想法給放棄了。他是一家國營大廠的技術處長,風光無限,如果好好干下去,過幾年提個副廠長啥的,也并非不可能,他又何必去冒這種風險呢?選擇停薪留職的那些人,大多數都是被人當成“二流子”的落后職工,自己有著大好前程,怎么能去與這些人為伍。

    可如今,當馮嘯辰說出“停薪留職”這四個字的時候,董巖驀然發現,自己離這個選擇竟然如此接近,沒準它已經成了自己唯一能夠選擇的道路。

    隨著與馬偉祥的決裂,升遷的大門已經永遠向董巖關上了。回到廠里,他能夠保住現在的技術處長職務,都值得慶幸了,他哪里還敢奢望當副廠長的事情。有了這一回的經歷,他也不可能再出去接私活,否則就是屢教不改,馬偉祥仍然可以再次把他送進公安局。此外,雖然馬偉祥撤回了對他的指控,但他曾被警察帶走這件事,是無法抹掉的,他恐怕走到哪里去,都會被人在背后議論,這種感覺也是他無法忍受的。

    到了這個地步,自己還有必要再在海化設呆下去嗎?

    “董巖,我覺得馮處長這個提議太好了!”阮福根湊上前來說道,“你的技術這么好,何必去看馬偉祥的臉色呢?你如果出來開一家公司,專門給人家做技術指導,肯定能夠賺大錢的。不說別的,我這個小廠子,一年起碼給你3萬塊錢的業務,你要做的,也就是原來那些事情而已。”

    “你是說真的?”董巖看著阮福根,不敢相信地問道。

    一年3萬塊錢的業務,相當于一個月有2500塊錢的進項,是自己目前工資的十多倍。至于成本,那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因為技術指導這種事情,不過就是他自己出點力氣而已,連員工都不用雇。全福機械廠的那些業務,也占不了他所有的時間,他還可以再去接其他單位的業務,最起碼一個月也有個千兒八百的進項吧?

    能賺這么多的錢,自己還有必要在乎那個鐵飯碗嗎?鐵飯碗再好,里面沒有肉也是白搭。

    至于說到名聲,那就看怎么理解了。從海化設調到會安化工機械廠去,那是絕對的被貶,出去肯定是沒面子的。但如果自己是下海辦公司,意義就不同了,遇到過去的同行,沒準人家還會夸自己腦子活絡呢。今天的社會,大家在公開場合或許會貶一貶那些私營老板,說人家是二道販子、暴發戶之類的,但私底下,誰不羨慕這些小老板的闊綽?笑貧不笑娼的風氣,已經漸漸形成了,只要自己一年能賺到3萬塊錢,誰敢瞧不起自己呢?

    “馮處長,你覺得這個方案可行嗎?”董巖怯怯地向馮嘯辰求證道。

    “絕對可行。”馮嘯辰斬釘截鐵地說道。

    “國家的政策……不會有什么變化吧?”

    “你放心,要變也是向著更開放的方向變,不可能再回到傳統體制下了。”

    “那么,你說的這種科技服務公司……國內有過先例嗎?”

    “有!1980年10月,科學院就有7位研究人員下海開辦了一家民營高科技企業,叫作先進技術發展服務部,這件事是上了報紙的,你沒有看過嗎?”

    “哦,你這樣一說,我倒真有點印象了。”董巖眼睛一亮。他想起來了,當年那件事挺轟動的,他和一些同行還議論過,有人覺得那些研究人員挺大膽,有人則擔心未來政策發生變化,這些人會吃不了兜著走。兩年多時間過去了,政策非但沒有收緊,反而變得越來越開放,有關下海的消息越來越多,似乎有點漸成潮流的趨勢。如果真如馮嘯辰所說,政策不會變回傳統體制,那么自己離開海化設去開個科技服務公司,似乎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啊。

    “好,既然是這樣,那我就試試看,不管怎么說,也比去侍候那個姓馬的強多了。”董巖摩拳擦掌地說道。下海的心思一旦動起來,就無論如何也壓抑不下去了,他想到了下海的無數好處:自己當老板、再也不用看馬偉祥的臉色,大把大把地掙錢,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這樣好的生活,自己原來怎么就沒想過呢?

    “董巖,你真的想好了?這可真是太好了!”阮福根喜出望外,如果董巖真的跳槽出來自己單干,那么全福機械廠再要請董巖幫忙,就方便多了,不必非要等到星期天才能請到。至于他承諾的每年不少于3萬元的業務,算得上什么呢?如果能夠把重裝辦交付的大化肥任務完成,以后自己還愁訂單嗎?從這些訂單的利潤里拿出3萬元養一個董巖,何足掛齒?

    董巖意氣風發,他對馮嘯辰說道:“馮處長,謝謝你的建議,我想好了,我董巖也是七尺高的漢子,憑什么要去看馬偉祥的那張臭臉,我早就受夠他了。停薪留職的事情,我回去就跟馬偉祥說,到時候連我老婆謝莉一起,都不給他干了。我們開個夫妻店,一年賺個三五千塊錢的,也夠我們生活了。”

    “哈哈,那我就預祝董老板生意興隆了。”馮嘯辰哈哈笑著祝福道。

    董巖說干就干,從公安局回到廠里,馬上就與妻子謝莉商量了停薪留職的事情,并于第二天向廠部提交了停薪留職的申請。依著馬偉祥的想法,董巖夫妻倆的這個申請是絕對不能批準的,他還打算把董巖扣在手里好好收拾收拾呢。可是,王時誠他們還在廠里呆著,明顯地擺出一副要罩著董巖的架式,馬偉祥又何苦去觸這個霉頭呢?他匆匆忙忙地開了個廠務會,然后便批準了夫妻倆的離職申請。

    隨后,在馮嘯辰的推動下,省經委出面幫董巖辦好了開辦技術服務公司的相關手續,董巖選了一個黃道吉日正式開張,成為一名公司老板。阮福根沒有食言,果然和董巖簽了一個一年的技術服務協議,總金額是3萬元。

    董巖的夫人謝莉此前對于停薪留職的事情還有些猶豫,看到3萬元的款項進了自家的公司賬戶,她的一顆心也就放下來了。不管怎么說,有這3萬元錢,就算海化設那邊把他們夫妻倆徹底開除了,他們也用不著擔心生計問題了。

    王時誠在董巖的停薪留職手續辦妥之后就帶著任浩、索佳佳一行啟程返回京城了。他們這趟出來,是由經委領導直接安排的,馬偉祥的舉動不僅是打了重裝辦的臉,也是打了經委的臉,經委這樣做也在情理之中。也幸好馬偉祥知難而退,沒有和經委繼續扛下去,否則任浩他們真的會把整個海化設查個底朝天,讓馬偉祥都得灰溜溜地下臺。

    馮嘯辰沒有跟著王時誠他們一道回京,而是先隨著阮福根去了一趟會安,考察了一下他們分包的設備的生產情況。隨后,他繼續前往金南市,去拜訪軸承大王姚偉強。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