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騎虎難下
    “對于這件事,你是怎么考慮的?”羅翔飛向馮嘯辰問道。

    馮嘯辰答道:“第一,建陸公安部門抓董巖沒有理由,必須立即放人,賠禮道歉,并消除名譽影響;第二,馬偉祥不顧裝備工業發展大局,采取極端手段,打擊報復董巖,意在破壞全福機械廠的生產活動,這種惡劣的行為,必須要嚴肅處理。”

    “小冷,你的看法呢?”羅翔飛又向冷飛云求證道。

    冷飛云苦笑道:“小馮的這兩點考慮,都太過激了,我怕我們辦不到啊。”

    冷飛云與馮嘯辰的私交非常不錯,這一年多來,冷飛云經常在業余時間向馮嘯辰討教工業知識,私底下還稱馮嘯辰是他的老師。不過,他一向信奉“君子不黨”的原則,覺得交情歸交情,工作上有不同意見還是要說出來的,而且直言不諱反而更是朋友的表現。對于董巖這件事,冷飛云的態度比馮嘯辰更為保守一些,他覺得董巖即便不算有罪,至少也是違背了一般潛規則的,能夠做到不追究就已經不錯了,至于說還要賠禮道歉,要嚴肅處理馬偉祥之類,未免就太想當然了。

    “是啊,小馮,你看看,你還是不如小冷穩重啊。”羅翔飛就著冷飛云的話頭,對馮嘯辰批評道。

    馮嘯辰挨了批評,絲毫沒有氣餒的樣子,而是呵呵笑著說道:“羅主任批評得對,我的確是太心急了。不過,董巖這個案子是有代表性的,如果我們不能給董巖正名,幫他撐腰,那么未來各單位的技術人員就沒有膽量為社會提供服務,這不利于人盡其才。現在我們國家人才十分短缺,而有些擁有人才的單位卻是人浮于事,許多技術人員都被閑置著,不能為國家創造財富,這非常可惜。”

    “你說的也有道理。”羅翔飛點點頭。他剛才也想到了這一點,只是沒有想好該如何破局而已。見馮嘯辰能夠把董巖的事情提到這樣一個高度來論證,他還是頗為欣慰的,這說明馮嘯辰的眼光并不僅僅是盯著一個董巖,而是看到了整個國家科技人才使用的大局。

    “可是,給董巖正名,不就意味著咱們支持董巖的做法了嗎?”冷飛云質疑道。

    馮嘯辰反問道:“這有什么不對嗎?”

    冷飛云道:“這當然不對。董巖是國營企業的職工,在本職工作之外干私活賺錢,這是不合理的。如果大家都這樣做,那國家的工作誰來干呢?”

    “董巖并沒有耽誤本職工作啊。”

    “可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把精力都用在干私活上了,用于本職工作的精力肯定是不足的。”

    “他利用的只是業余時間。”

    “業余時間難道不能加強點業務學習嗎?”

    “老冷,你這就是強詞奪理了。你老冷業余時間不干點私活?我怎么聽說你在業余時間還研究精確叫牌法,難道就不會影響工作嗎?”

    “這……”冷飛云啞了,這能算是一回事嗎?

    “好了,你們倆也別吵了。”一直在聽著他們倆爭論的羅翔飛說話了,“小冷的觀點是有道理的,小馮的觀點呢,也有道理。的確,業余時間做什么,國家是管不著的,干私活也好,打橋牌也好,沒什么區別。按照小馮的說法,利用業余時間為社會做些貢獻,可能比研究精確叫牌法更有意義呢。”

    最后一句話,羅翔飛帶上了幾分調侃。時下國內稍有點文化的人都熱衷于學習打橋牌,重裝辦也有不少橋牌迷,大家平時聊天的時候都不時會說幾句橋牌術語。馮嘯辰以此為例來證明大家業余時間沒有鉆研業務,也算是信手拈來的例子。

    冷飛云最近剛剛開始學橋牌,也正處于牌癮最大的時候。聽到羅翔飛這樣說,他不禁有些尷尬,同時想到,自己在業余時間打橋牌,與董巖業余時間去給阮福根干活,似乎并沒有什么區別。好歹董巖的所作所為還是在幫重裝辦排憂解難,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去指責他呢?

    “但是呢……”羅翔飛支持完馮嘯辰的觀點,話鋒一轉,又說道:“如果我們鼓勵職工去鄉鎮企業兼職,又難免會導致這些人把精力都放在鄉鎮企業方面,對待本職工作得過且過。未來說不定就會有人以國家有政策為由,拿著單位上的資料去牟私利,或者把外面的工作偷偷帶到單位去做,對于單位自己的工作反而漫不經心,這樣的教訓不是沒有過的。”

    “一管就死,一放就亂,的確是難啊。”冷飛云感慨地說道。

    馮嘯辰道:“這不就像是包產到戶之前的農村嗎?允許農民種自留地,他們就不愿意在集體的田里花力氣。而如果不允許他們種自留地呢,整個經濟又陷入僵化,最后農民的生活也無法改善。”

    “農村可以分田單干,單位上怎么辦?”冷飛云說道。

    馮嘯辰想了想,說道:“我覺得,還是應當有個規定吧。據我所知,現在類似于董巖這樣的星期天工程師數量不少,大家都游走在政策規定的邊緣上,誰也不知道這樣做是否合理。也不僅僅是技術人員會這樣做,企業里的工人也同樣有在業余時間干私活的情況,而且規模也不小。

    與其這樣大家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還不如出臺一個明確的規定,劃出公私的邊界。比如說,規定只要不使用本單位的設備、材料、技術資料、專利和其他業務秘密,不占用工作時間,利用自己的能力為社會提供服務,不作為非法行為,不得打擊。對于技術人員,還應當鼓勵他們在不影響本職工作的前提下,為社會提供技術服務,彌補我國技術人員不足的缺陷。”

    羅翔飛道:“把大家偷偷摸摸做的事情,明確規定下來,劃出公與私的邊界,倒不失為一種好辦法。”

    馮嘯辰道:“這就叫把潛規則變成顯規則。在潛規則之下,老實人吃虧,鉆空子的人得便宜。如果把這些潛規則變成顯規則,那么老實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做事。”

    “這個提法不錯。嗯,潛規則,這個詞好。”羅翔飛點頭贊道。

    “這么說,羅主任也贊成我的意見?”馮嘯辰喜道。

    羅翔飛道:“我覺得你說的有些道理,既然我們無法避免這種情況,還不如認真研究一下,然后進行規范化。這樣下面的單位在管理類似事情的時候,也有章可循。像董巖這樣的技術人員,在為鄉鎮企業提供服務的時候,也知道自己的邊界在什么地方,不至于出現過頭的現象。”

    “嗯嗯,羅主任說得對,那咱們什么時候能夠出臺一個這樣的規定呢?”馮嘯辰問道。

    羅翔飛道:“這樣一個規定,肯定不是咱們重裝辦能夠出的,應當是由經委來提出。這樣吧,下次經委開會的時候,我向張主任提一下,看看能不能列入日程。如果順利的話,說不定今年之內這個規定就可以出臺了。”

    “今年之內……”馮嘯辰捂著腮幫子,做出一副牙疼的樣子,“羅主任,你沒搞錯吧,現在剛剛是年頭呢。”

    羅翔飛笑道:“怎么,你嫌太慢了?其實也沒那么難,如果張主任對這件事比較重視,抓緊一點,讓辦公廳法規處那邊趕趕進度,說不定有個半年時間就足夠了。”

    “那董巖怎么辦?”馮嘯辰問道。

    “董巖?”羅翔飛才想起來,是啊,他們討論這件事的出發點,是因為董巖的事情。如果真要花上半年時間去出臺這樣一個規定,董巖豈不是要在牢里蹲上半年時間?這不符合他們的初衷啊。

    “董巖這個問題,還是由重裝辦想辦法和海化設協調一下吧。”羅翔飛道:“解鈴還須系鈴人,是海化設向警察報案抓人的,如果海化設能夠撤回自己的報案,警察也就不會再扣著董巖了。畢竟董巖的行為并沒有危害社會嘛。這樣吧,我給馬偉祥打個電話,讓他去撤了案子,我想馬偉祥會給我這個面子吧。”

    “可這樣一來,我們還是很被動啊。”馮嘯辰說道,“先不說馬偉祥是不是會照著您說的吧。就算他答應放人,這就相當于咱們重裝辦求了他一回,以后再想要求他做什么,恐怕就難了。他與阮福根的矛盾是無法化解的,除非我們重裝辦收回分包給阮福根的任務,這樣一來,咱們就相當于自己搧自己耳光了。”

    冷飛云這回的觀點倒是與馮嘯辰一致了,他搖頭道:“羅主任,光給馬偉祥打電話,恐怕不行。就算他答應放過董巖,等董巖回到廠里之后,一雙小鞋是肯定要穿上的,而且以后肯定也不敢再去給阮福根幫忙了。阮福根那邊技術力量不足,離了董巖,我擔心他完不成任務,到時候我們就被動了。”

    “最關鍵的是,一旦有了董巖這個例子,其他單位的技術人員也會有顧慮。咱們前面把阮福根宣布得這么好,如果他那邊的業務出了問題,咱們下不來臺啊。”馮嘯辰皺著眉頭說道。

    羅翔飛懊惱地斥道:“這不是你小馮惹來的麻煩嗎?當初是你拼命推薦阮福根,聯系工人日報的事情,也是你出的主意。如果我們當初沒把阮福根捧到這樣一個高度上,現在也不至于騎虎難下了。”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