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二百六十章 需要一個有誠意的方案
    中原省羅丘市,羅丘冶金機械廠。

    馮嘯辰在技術處長王偉龍、廠副總工程師陳邦鵬的陪同下,走進了羅冶的生產區。按照車間排列的順序,他們先后參觀了機加工車間、鑄造車間、鍛壓車間、焊接車間等等。每到一處,陳邦鵬都要如獻寶一般地指著滿車間的新設備對馮嘯辰炫耀道:

    “馮處長,你看看,是不是鳥槍換炮了?”

    羅冶的這一輪技術引進,除了獲得美國海菲公司轉讓的設計資料、工藝資料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內容,就是從美、德、日、法、瑞典等國進口了一大批達到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最新水平的加工機械,把廠子里那些解放前以及一五計劃期間的舊設備進行了全面的更換。

    在更換設備的同時,車間組織也進行了大規模的調整。整個80年代,中國工業向西方的學習是全方位的,也是全心全意的,除了極個別情懷黨人之外,絕大多數的干部職工都沒有任何一點敝帚自珍的念頭。大家想的都是:外國的東西一定是最好的,哪怕是地上劃的一條黃線,或者墻上貼的一張工序安排表,都透著“現代化”的氣息,不把這些東西全須全尾地學習進來,我們怎么能夠建成自己的現代化呢?

    別說紅河渡銅礦拒絕接受羅冶生產的自卸車,就說羅冶自己,又何嘗不是把進口設備當成寶貝。誰如果要拿國產的同類設備去替代這些進口設備,估計王偉龍、陳邦鵬都得暴跳如雷了。

    全面更新設備的效果,也的確已經體現出來了。羅冶先后派出了幾批工人前往美國學習,又請了海菲公司的技術人員到廠里來講課,工人的技術水平以及質量理念都有了全面的提升。表現在產品質量上,則是一種質的飛躍。這一路參觀下來,陳邦鵬給馮嘯辰講了無數的例子,原來加工齒輪的精度如何,現在是如何;原來深孔鏜削加工的誤差多少,現在又是多少。

    這些聽起來枯燥乏味的指標,從陳邦鵬嘴里說出來,簡直就像是在談論一個有趣的故事。馮嘯辰是懂行的人,一聽就能明白這其中的差別,也深深地為羅丘的進步感到高興。與此同時,他也能體會到冷飛云跟他說起的無奈,沒有若干年的機械專業基礎,要理解陳邦鵬介紹的這些內容可真是不容易。

    “看起來有點現代工廠的味道了。”馮嘯辰笑呵呵地回應著陳邦鵬的吹噓,這個評價倒也不能算是恭維,而應當算是實事求是了。

    陳邦鵬聽到馮嘯辰的夸獎,更是得意,他說道:“我可不是吹牛,我老陳過去也去過國內的上百家工廠參觀,比我們羅丘規模大的也有幾十家。現在回想起來,有哪家工廠能夠比我們更先進?不說有多少進口設備吧,就說這個車間里的整潔程度,我就敢說我們羅丘是全國最好的。”

    王偉龍有點聽不下去了,他和馮嘯辰當過同事,私交極好,也了解馮嘯辰的眼界。他知道陳邦鵬這番吹噓在別人面前或許還有點效果,在馮嘯辰面前簡直就是班門弄斧了。看到陳邦鵬還有繼續吹下去的意思,王偉龍趕緊半開玩笑地對他說道:

    “老陳,你這可真是吹牛了。你說的那些,是過去的事情了吧?咱們羅冶過去是什么樣子,小馮不清楚,我還能不清楚嗎?到處臟兮兮的,下到車間來連個能坐的地方都找不著,只要有一個月沒有上級來檢查,這車間里就到處都是蜘蛛網,這些你都忘了?”

    “呃呃,那不是過去的事嗎?”陳邦鵬的老臉有些發燒,趕緊往回收自己的話:“王處長,我說的本來就是現在嘛。你看,咱們和海菲公司合作,學習人家的先進技術,順帶著把人家的管理經驗也學過來了。這就是咱們學習的成果,我向馮處長介紹一下,也是想請馮處長批評指正的意思嘛。”

    “陳總工言重了,我就是來學習的。”馮嘯辰謙虛地說道。

    一行人邊走邊看邊聊,最后來到了總裝車間。一進門,馮嘯辰就被震住了,這個車間幾乎有一個足球場那么大,從地面到屋頂也有二十幾米高,讓人看著都有些眼暈。在車間的中間,順序排開了五輛碩大無比的電動輪自卸車,每輛車的個頭比馮嘯辰此前在冷水礦見過的120噸自卸車又大了一圈。

    這些自卸車的裝配進度各不相同,有的已經接近完工,正在進行最后的調試和美化;有的則還剛剛搭起一個架子,有工人在車上焊接著各種鋼結構,焊花四射,架在車間頂上的行車吊著各種部件不斷地送到車上,供安裝工人進行組裝作業。

    “看看,這就是我們組裝的第一批自卸車,電機、減速器、液壓件,都是從美國進口過來的,在未來將逐漸轉為國產。車架的鋼材是進口的,鍛造、焊接、熱處理的過程則是在我們羅冶完成的。目前國內的鋼材還不過關,我們拿到了海菲公司提供的鋼材配方,正在協同省內的鋼鐵廠嘗試冶煉合格的鋼材,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完成。還有就是輪胎,這涉及到橡膠工藝,國內和國外的差距還非常大,幾年內恐怕很難實現國產化。不過這一塊的技術攻關不是由我們羅冶負責的,我們想努力也使不上勁。”

    陳邦鵬帶著馮嘯辰一直走到快要裝配完畢的那臺自卸車旁邊,向他詳細介紹著具體的技術情況。

    馮嘯辰緩緩地繞著車子走了一圈,不時伸手去摸一下車身,感受一下制造工藝。他不斷地點著頭,以示滿意。與當初的120噸自卸車相比,引進技術生產的這臺150噸自卸車不僅外形更為美觀,而且工藝上更為成熟。焊接的部件看上去十分平整,沒有出現變形的現象。螺絲帽等小零件的加工也顯得精細多了,絲毫沒有磕痕、毛刺等等。

    “王處長,陳總工,咱們造的自卸車和從海菲公司原裝進口的相比,能有多大差距?”馮嘯辰問道。

    王偉龍和陳邦鵬對視了一眼,最后還是王偉龍回答道:“目前第一臺車還沒有完全裝配完,具體的技術參數,需要等裝配完畢之后才能拿出來。不過,以我們的經驗來看,整車的制動性能、爬坡能力、轉向穩定性等性能指標,至少能夠達到原裝車的95%的以上;油耗、噪音這些指標,可能略低于原裝車,但差距最多不會超過10%。大修周期方面,最多也就是10%的差距,而且我們的備件價格遠遠低于美國原裝進口備件,又不占用外匯,在這維修方面,我們的組裝車應當是具有優勢的。”

    “你這些數據可靠嗎?”馮嘯辰追問道。

    陳邦鵬點點頭,道:“這個問題,我們和美方的技術人員也探討過,他們也認為我們制造的自卸車質量與海菲公司相差已經非常小了,而且我們一些關鍵部件仍然是使用了海菲公司提供的原裝產品,這就進一步保證了我們的產品具有良好的性能。王處長剛才說的這幾點,應當是能夠保證的。”

    馮嘯辰道:“你們敢把這幾條寫進供貨合同嗎?比如說,大修周期是多長時間,如果在此時間之前主要部件發生了不可修復的故障,而且責任不在用戶方面,你們需要作出相應的賠償。”

    王偉龍打了個沉,說道:“小馮,如果這樣做,我們的壓力就太大了。畢竟我們也是第一次按照國際標準生產自卸車,雖然一切都是按照海菲公司提供的規范做的,但總難免會有個別考慮欠周的地方。如果出現問題就要進行賠償,錢多錢少倒是一個方面,我主要是擔心會挫傷干部職工的積極性。”

    馮嘯辰微微地笑了,王偉龍最后的那句話,就屬于扯虎皮做大旗了。干部職工的積極性是與經濟掛鉤的,自卸車生產能夠賺到錢,大家能夠多花資金,積極性自然就高了。但如果因為質量問題而需要作出賠償,利潤就會被沖薄,甚至有可能會出現虧損,屆時大家拿不到資金,這才會傷害到積極性。

    可是,如果沒有這樣的約束條件,馮嘯辰如何去說服紅河渡銅礦接受這批自卸車呢?人家也是有經濟效益指標的,如果你提供的自卸車質量不行,三天兩頭趴窩,影響了人家的生產,人家的積極性又有誰來保護呢?

    想到此,馮嘯辰對王偉龍說道:“老王,你是知道的,我這次出來,就是為了促成紅河渡銅礦接收你們的自卸車。如果你們不敢對質量做出保證,我又有什么理由去說服他們相信你們呢?咱們之間是朋友,不代表紅河渡那邊也把你們當成朋友……”

    “這點我清楚。”王偉龍道,“從前搞120噸自卸車工業試驗的時候,我去過紅河渡,和他們那位鄒局長也打過交道,知道他的脾氣。你說得對,如果我們不能作出一些承諾,鄒秉政這個人估計是不會點頭的。”

    “你理解這一點就好。”馮嘯辰道,“既然如此,那就請羅冶方面拿出一個有誠意的方案來,我帶著你們的方案,去會一會這位鄒局長。”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