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化肥設備大會戰
    大化肥設備考察團結束了在日本的考察,打道回府。在馮嘯辰的推動下,日本化工設備協會聯合十幾家日本的化肥設備制造企業與中方達成了初步協議,同意向中國的化工設備企業轉讓30萬噸合成氨設備的全部制造技術,用于換取中方的五套大化肥設備訂單。

    雙方約定,中方的五套大化肥設備將由幾家日本公司作為總包,中國的化工設備企業則作為分包商,承接其中一部分設備的制造任務,在此過程中,日方將向中國企業提供技術指導、人員培訓等等。

    合作的具體細節還需要進行進一步的談判,這就不是考察團的任務了。至于說到中方企業如何受讓日方技術,要討論的問題就更多了。鑒于鄧宗白等化工設備企業的代表在這個問題上都有些畏難情緒,王時誠決定把這個問題帶回國內慢慢研究。

    乾貴武志善始善終,把中國考察團一行送到了機場,又向每位考察團成員都贈送了頗為精美的禮物,考察團便帶著日本人民的“深情厚意”返回了國內。

    “你在日本的事情,王司長都跟我說了。他對你的表現評價很高,專門拜托我要好好獎勵獎勵你呢。”

    在重裝辦的主任辦公室里,羅翔飛笑呵呵地對馮嘯辰說道。

    “獎勵就免了吧,我還擔心我表現得太張揚了,回來以后會挨批評呢。”馮嘯辰笑著回答道。

    羅翔飛道:“張揚一點有什么不好的?想做事情,就得張揚一些。當然啦,我也不是說不需要考慮一下策略,策略是需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對工作有熱情,在遇到困難的時候能夠主動請纓,迎難而上,在這一點上,你的確沒讓我失望啊。”

    馮嘯辰道:“職責所在。我既然是代表重裝辦去的,自然就要把事情辦好,否則哪有臉回來見您啊。”

    兩個人說了幾句客套話,羅翔飛收起調笑的表情,嚴肅地說道:“大化肥的事情,還真有點棘手啊。用戶方面不愿意接受國產設備,希望全盤引進。制造企業這邊呢,又缺乏克服困難的決心,只想著靠國家的保護來賺些輕松的錢。這一次你們雖然迫使日方答應了轉讓相關技術,但如果受讓技術的企業措施跟不上,結果恐怕會是差強人意的。”

    “的確如此。”馮嘯辰道,“從新陽二化機的情況來看,與秦州重型機器廠完全不同。秦重方面,以胥總工、崔總工為代表的技術人員和工人都有趕超國際先進技術的決心和勇氣,只要給他們一個機會,他們就能夠把事情做好。而新陽二化機這邊呢,就我和鄧廠長接觸的情況來說,他們只是一味地強調困難,只答應承接一些國內技術已經比較成熟的部件,不敢去碰五大壓縮機組這樣的硬骨頭。”

    “五大壓縮機組本身也的確是有難度的,他們不敢碰也有他們的道理。”羅翔飛說道。他本來就是一名技術型官員,在擔任重裝辦副主任的職務之后,便開始關注各個項目里的技術問題,所以對大化肥成套設備的技術難點有一些了解。

    馮嘯辰道:“再難咱們也得啃下來啊。咱們是一個農業大國,化肥設備不攥在自己手上,實在是太被動了。”

    “那么,你是怎么考慮的?”羅翔飛問道。

    馮嘯辰道:“我在日本的時候,就琢磨過這件事。我覺得,熱軋機的技術引進和消化吸收,到目前為止進展是比較順利的,企業方面的信心也很足,這種模式是值得推廣的。大化肥設備的引進與熱軋機有所不同,一是咱們在化工設備方面的基礎較差,引進和消化吸收的難度比較大;二是幾家骨干企業的積極性不足,我們無法完全依靠他們的自覺性來完成國產化任務。鑒于此,我們應當設計另外一種模式,比如就叫作大化肥模式吧。”

    “叫什么名字不重要,叫成馮嘯辰模式也是可以的。”羅翔飛半開玩笑地說道,“重要的是這種模式有什么特點,你能說說嗎?”

    馮嘯辰笑笑,說道:“可別拿我的名字來命名,這是會給我拉仇恨的。我的想法是,對于大化肥設備,咱們可以采取全國攻關的方式,像當年石油會戰一樣,搞一場化肥設備大會戰。我們要集中系統內以及系統外的企業,再加上高校、科研院所等等,立下軍令狀,幾年之內拿下五大壓縮機組,打破外國的壟斷。”

    “大會戰這個提法,會不會顯得太落伍了?”羅翔飛問道。時下從中央到地方都在大談改革,像“大會戰”這種帶著明顯政治色彩的說法,的確是有些不合時宜的。

    馮嘯辰不以為然地說道:“一種模式如果有效,就談不上落伍不落伍的。咱們是后進國家,要想和發達國家競爭,必須發揮我們制度上的優勢,那就是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我看出日本人的想法了,他們認為我們的企業沒有能力消化包括五大壓縮機組在內的核心技術,所以才敢答應向我們轉讓這方面的技術。咱們就應當反其道而行,利用他們轉讓技術的機會,集全國之力消化掉這些技術,給他們一個有力的回擊。”

    在馮嘯辰經歷過的歷史中,中國從80年代初醞釀引進國外的大化肥成套設備制造技術,直到2010年之后才最終完成了技術消化吸收和完全國產化的工作。究其原因,除了這些技術本身的難度較高之外,國家投入不足、各家企業各自為戰、力量分散,也是重要的因素。

    既然時代給馮嘯辰重新再來一次的機會,馮嘯辰自然不會讓這樣的情況再次出現。他全面思考了大化肥設備研發的各種障礙,認為唯有集中力量,調動舉國體制,才能夠一舉攻克難關。

    “這就是你設想的大化肥模式?”羅翔飛道。

    馮嘯辰道:“我還沒有想得特別明確,不過基本思路是這樣的。”

    羅翔飛點點頭道:“我贊成這個方案。咱們搞重大裝備攻關,也需要有不同的模式。化肥設備是我們的薄弱環節,技術難度大,咱們用這種舉國模式來攻克這個難關,是一個很好的想法。這樣吧,你去和吳處長、薛處長他們再討論一下,看看具體該如何做。我把這個想法提交給經委領導,請他們決策。如果經委領導同意這個方案,咱們就該開始組織大會戰了,到時候,你就得準備當這個前敵總指揮了吧?”

    他的最后一句話,帶著幾分調侃。馮嘯辰連忙說道:“羅主任才是前敵總指揮呢,我充其量就是給羅主任當個傳令兵而已。”

    離開羅翔飛的辦公室,馮嘯辰來到了吳仕燦的辦公室。一個多月沒見,吳仕燦似乎又瘦了一點,但精神頭卻足得很,像是每天都打了一針雞血一般。在他的辦公桌上以及旁邊的凳子上,堆放著大摞小摞的各種資料,弄得辦公室差點都無處落腳了。他現在身兼兩職,一是重裝辦規劃處的處長,要負責編制重大裝備研發的規劃,二是國家工業實驗室籌備組的副組長,主持籌備組的工作,兩件事壓在一塊,也真把老先生給累得夠嗆。

    “小馮回來了?怎么樣,日本之行收獲不小吧?”吳仕燦正在忙著,不過一見馮嘯辰進來,他便把手頭的事情放下了,還專門起身找出一個沒被占用的凳子,擺到了馮嘯辰的面前:“來吧,坐下說說。”

    “我沒打擾吳處長的工作吧?”馮嘯辰客氣地問道。

    “沒有沒有。”吳仕燦道,說罷,他又補充了一句,道:“對我來說,和你小馮聊天,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學習過程,這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呢。”

    “哈哈,我可沒這么神。”馮嘯辰笑道,“其實,我是專程來向吳處長請教的,只是怕耽誤了吳處長的工作。”

    吳仕燦道:“請教不請教的,你小馮就別跟我客氣了。怎么,是技術方面的問題嗎?說出來聽聽。”

    這就是學者的特點了,凡事不喜歡兜圈子。吳仕燦對馮嘯辰也頗為了解,他知道馮嘯辰不會憑空說要向他請教的,而且一般來說,讓馮嘯辰需要向人請教的問題,也都是有一定價值的問題,他非常愿意聽聽這些問題。

    馮嘯辰沒有馬上提問,而是先把自己日本之行的情況向吳仕燦通報了一遍,當然,他介紹的主要是日本化工設備制造方面的內容,包括他們的裝備水平、技術前沿、產品構成等等。吳仕燦原本就是干化工的,對于這方面的情況也非常感興趣,他一邊聽一邊做著記錄,不時還插上一兩個問題,向馮嘯辰了解更為詳細的情況。

    “這就是我們這次日本之行的收獲。經過我們的努力,日本企業已經答應向我們全盤轉讓30萬噸合成氨設備的制造技術。”馮嘯辰最后這樣說道。

    “30萬噸合成氨設備,這可是非常有價值的技術啊。”吳仕燦感慨道,他話鋒一轉,又說道:“可是,我擔心我們國內的企業沒有足夠的能力把這些技術吃下去。”

    “這就是我來向您請教的原因了。”馮嘯辰說道。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