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簽字畫押
    鄭斌和鄧宗白打架,最惱火和最郁悶的莫過于王時誠。

    出國期間,考察團團員在大庭廣眾之下打架,造成惡劣國際影響,嚴重損害國家形象,這樣一件事,有心人如果想拿去利用,無論如何拔高都不為過。王時誠不知道考察團里有多少碎嘴子,又有多少人居心叵測地想看他的笑話。從事件發生開始,他一刻都沒停止琢磨如何遮掩,如何洗地,讓這件事對自己的仕途影響下降到最小。

    馮嘯辰的話,給了他一個啟示,讓他眼前豁然開朗。如果把這件事解釋為自己故意導演的一出雙簧,目的是為了欺騙日本人,以便達到迫使日本人轉讓技術,那么這件事就非但無過,反而有功了。

    在此前,他一直在想能不能把這事瞞下去,如今,他已經不打算隱瞞了,而是準備當成一個天才的決策寫到出國匯報材料里去。馮嘯辰連說法都已經幫他編好了:日本廠商察覺到中方迫切希望引進大化肥設備,準備以此為要挾,拒絕向中方轉讓技術。本團長靈機一動,指使鄭某、鄧某二人在公開場合斗毆,向日方傳達了一些中方存在矛盾的假信息,從而使日方意識到如果不轉讓技術,則大化肥設備采購有可能會受到影響……

    上級領導當然不會是傻瓜,不至于看不出其中的破綻,但誰又會去揭穿這個破綻呢?下級單位在國外斗毆,這件事深究起來,上級領導也是臉上無光的。現在自己給大家都找到了一個體面的解釋,大家何樂而不為呢?

    趙丞、饒志韜等人也都迅速地明白了王時誠的想法,也知道這個點子其實是來自于馮嘯辰,都不禁對這個小年輕產生了幾分佩服。連潘衛華也酸溜溜地承認,馮嘯辰的腦子的確轉得比自己更快,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把一件壞事轉化成好事,而且還為完成重裝辦的任務創造了機會。

    馮嘯辰的這個主意一出來,王時誠是不可能不接受的。而他如果要接受這個解釋,后面就必須照著馮嘯辰寫的劇本演下去,那就是向乾貴武志施壓,迫使日方答應在提供設備的同時轉讓技術。而眾所周知,重裝辦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如果沒有今天這件事,王時誠只會站在中間打醬油,不可能如此賣力地替重裝辦去說話。

    在這一刻,每個人心里都泛起了一個念頭,這不會真的是一出雙簧吧?不過,幕后的導演沒準就是這個馮嘯辰!

    “小馮,你覺得乾貴武志會就范嗎?”王時誠有些忐忑地問道。這已經不像是一個上級在和下級說話了,簡直就是學生在向老師求教。

    馮嘯辰道:“這取決于我們能不能保證口徑一致。只要我們所有的人都一口咬住,說對方不轉讓技術,我們就絕對不買設備,那么乾貴武志是不敢冒這個風險的。”

    “各位,咱們大家能做到口徑一致嗎?”王時誠看著眾人,問道。

    “我肯定是舉雙手贊成的。”饒志韜第一個表態了,他是機械部的官員,引進技術是機械部的要求,他當然是全力擁護的。

    牛克安道:“我也贊成。”

    從化工系統的角度來說,引進技術和引進設備都是有好處的,牛克安其實算是一個騎墻派。不過,王時誠問到他頭上來,而且事情已經不純粹是公事,其中還包括涉及到王時誠仕途這樣的私事,牛克安即便是心里不太贊成,嘴上也不好反對了。

    來自于農業部的趙丞一向是更傾向直接購買設備的,化肥才是他關心的事情,裝備制造什么的,與他無關。不過,饒志韜、牛克安都表了態,重大裝備研制又是政治任務,他也只能是點頭認可了。

    潘衛華孤掌難鳴,于是也點點頭,道:“既然大家都贊成,我也贊成吧,總不能讓外商看咱們的熱鬧吧。”

    聽他說得勉強,王時誠有些不悅,但兩個人隔著部門,他也不便去斥責潘衛華。他轉向馮嘯辰,說道:“小馮,你覺得現在這樣行不行?”

    馮嘯辰搖搖頭,說道:“不行,這種口頭的承諾,太靠不住了。”

    “你不會是要讓我們簽字畫押吧?”潘衛華忍不住了,黑著臉質問道。

    馮嘯辰笑道:“當然不是簽字畫押,只是在書面表明一個態度而已。我想,大家的態度不必強求一致,同意或者不同意,都可以。不過,不論是同意或者不同意,態度都必須明確,外交無小事,萬一王司長向外商表明了我們的意見,而我們內部卻出現了其他的聲音,那不就麻煩了嗎?”

    王時誠心領神會,跟著說道:“小馮說得對,大家不必強求一致,不同意這個方案也是允許的,如果有同志不同意這個方案,我們就換一個方案好了。”

    黑啊!真特喵的黑!

    這是潘衛華在心里發出的一句感嘆。

    用書面形式表明態度,這就讓人無法反悔了。馮嘯辰表面上說同意或者不同意都無所謂,但誰敢在書面上聲明自己不同意這個方案呢?

    引進技術是中央領導的決策,反對這個決策就是自絕于仕途。鄭斌、趙丞他們從內心來說是希望直接引進設備,不想搞什么國產化,但這種話打死他們也不會當面說出來,更不用說留下書面記錄。他們到目前為止能夠做的,就是向外商流露出中國迫切希望得到這些設備的信息,以便借外商之手來堵住重裝辦、機械部的國有化企圖。

    現在可好,馮嘯辰讓大家明確表態,并留下書面記錄。潘衛華甚至連拒絕簽字的選擇都無法做,因為屆時王時誠就可以拿著這份記錄去向領導匯報:我們當時有這樣一個想法,不過計委的潘處長沒有簽字。

    政府里的簽字畫押,當然不是每人單獨寫一個聲明啥的。根據王時誠的指示,馮嘯辰文不加點地寫了一個所謂“會議記錄”,大致意思是說為了達到迫使日方同意轉讓技術的目的,考察團采取了一些特殊手段,參會的各部委同志一致同意,在未來的談判中采取一致口徑,如果日方堅持不同意轉讓技術,則考察團將拒絕單獨采購設備。

    眾人對這個會議記錄提出了一些意見,由馮嘯辰重新抄寫后,交給每個參會人員簽字表示認可。潘衛華雖然滿心不贊成,但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屈服,不敢公然聲稱自己反對引進技術的重大決策。

    王時誠沒有等到次日,一散會就讓馮嘯辰把鄭斌和鄧宗白二人分別找來了。這二位白天打了架,等氣消了之后,才想到自己闖了天大的禍事,如果回國后王時誠把這件事匯報上去,一人一個嚴重警告恐怕是躲不過去的。

    聽到馮嘯辰上門來說王時誠要找他們談話,鄭斌和鄧宗白都沒有一點耽擱,屁滾尿流地便跑到王時誠房間去了。

    王時誠對這二人是分別談話的。

    對鄭斌,王時誠首先是嚴厲批評了他此前在考察團里散布的各種言論,并指出他在外商面前也說了不少不該說的話。趁著鄭斌惶恐不安之際,王時誠甩出了自己的方案,那就是要向乾貴武志傳達一個不轉讓技術就賣不出設備的信息,這話還得讓鄭斌去說,最好是帶著一副委屈的模樣去說。

    鄭斌聽完這個方案,還有幾分遲疑。王時誠直接拍出了會議記錄,說考察團的各部委官員已經達成了一致,此事已無商量余地。如果鄭斌不予配合,那么大家將會眾口一詞地揭發鄭斌的賣國罪行以及當眾打架的流氓行徑,屆時他的下場就可想而知了。

    打發走鄭斌,下一個要對付的就是鄧宗白。迫使日方轉讓技術這個方案,對鄧宗白當然是有利的,不過王時誠也沒有輕易放過他。王時誠先是劈頭蓋臉地訓了鄧宗白一頓,然后聲稱自己絞盡腦汁為他想了一個脫厄的方案,但需要他全力配合。

    按照王時誠的要求,回國之后,如果有人前來調查,鄧宗白必須聲稱自己與鄭斌打架是一出自編自演的雙簧戲,事先是得到了王時誠批準的。至于在打架過程中表現出的一些不雅言行,純屬演技不高,責任自負,與領導無關。

    “沒問題,只要鄭斌那小子不穿幫,我就這么說了!”鄧宗白忙不迭地答應道,只要不追究他當眾打架的責任,他說什么都是無所謂的。

    “鄭處長那邊,我也打過招呼了。在日本期間,你們還可以裝作有矛盾的樣子,但一回到國內,你們就必須要握手言和,否則就無法解釋了,明白嗎?”王時誠沉著臉說道。

    鄧宗白咧了咧嘴,道:“俺老鄧倒無所謂,給那鱉孫一個面子也不是不行。”

    “你胡說什么!”王時誠怒道,“鄧廠長,你這是改正錯誤的態度嗎!”

    “不是不是,王司長,你別生氣,我是……那啥,說習慣了。”鄧宗白道,“哎呀,王司長,你真是救了我老鄧了。我還尋思著,這回回去肯定要挨個處分了,讓你這樣一安排,我這不是非但無過,反而有功了嗎?”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