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培養能當師傅的工人
    “小馮,你算是把我給坑了,讓我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當孩子王。”

    京郊,一處略顯破敗的工廠院落里,薛暮蒼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馮嘯辰說道。在他們身后,停著馮嘯辰從林北重機采購站借來的那輛吉普車,他們倆剛才就是乘坐這輛吉普車才來到這處離城區頗有點距離的廢棄廠區的。

    有關成立一所高等技工師范學校的建議,最終得到了經委領導的批準。經委領導也都是富于實踐經驗的,知道企業里高級技工匱乏的現狀,重裝辦愿意挑頭來建這樣一所技工師范學校,經委領導自然也樂見其成。不過,正如馮嘯辰和吳仕燦事先估計的那樣,經委既無法解決學校的編制,也無法提供所需的經費,一切都需要由重裝辦自己去籌措,經委只是給了一個口頭上的支持而已。

    羅翔飛在經過認真思考之后,想明白了辦這樣一所學校對于重裝辦的意義。首先,目前的11個重大裝備項目都面臨著工人培訓的壓力,這樣一所學校對于緩解壓力具有重要的作用;其次,通過規范化的培訓,能夠使各企業的技術工人具有一定的通用性,有助于重裝辦未來調集不同企業的力量進行重點攻關;最后,這樣一所學校一旦辦成,能夠壯大重裝辦的力量,擴大影響力。羅翔飛當然不希望自己的手下只有這區區20多個人,規模越大,權力就越大,哪個領導都不會嫌自己手下人太多的。

    得到經委領導的首肯之后,羅翔飛馬上把薛暮蒼調過來,擔任技工師范學校的籌備組長,同時宣布在學校建立起來之后,薛暮蒼將擔任第一任校長。薛暮蒼原本就是一個傳奇般的技術能手,人脈又廣,還有很強的親和力和組織能力,天然就是一個當校長的材料。

    吳仕燦和馮嘯辰二人雖然是這件事的倡導者,但一個擔負著追蹤技術前沿的重任,一個則是羅翔飛最得力的先鋒官,羅翔飛自然不會讓他們倆陷到辦學的事情里去,只是讓他們二人先幫薛暮蒼做一些前期的準備工作,等學校建起來之后,他們倆就該各自回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經過商議,吳仕燦承擔了為學校編制教學方案及編寫教材的任務,這些任務當然不是由他親自去完成,而是要聯絡部分高校以及一些科研院所的專家來協助完成。圍繞著裝備制造企業的需求,學校初步準備設置四個專業:數控機床操作、鑄造、電焊、裝配,未來根據情況還要再增加諸如熱處理、探傷等其他專業。

    所有這些專業的培訓,都將瞄準國際先進水平,這與勞動部門辦的入門級的技校是完全不同的。為了達到這樣的培訓要求,除了從各企業借調高級技工之外,還需要聘請一些具有國際視野的專家,甚至可能需要引進國外的培訓技師。

    馮嘯辰的任務,就是跟著薛暮蒼跑腿,落實校址、師資、設備、經費等問題。在這方面,薛暮蒼有一定的能力,馮嘯辰的長處則在于擅長獨辟蹊徑,能夠解決一些常人解決不了的問題。

    薛暮蒼以重裝辦的名義聯系了十幾家單位,結果找到了這樣一處廠房。這里原來是一家機械廠,隸屬于京城的某個工業局。這兩年國家調整經濟結構,關停并轉了一批企業,這家企業也在關停之列,而其廠房就閑置下來了。工業局對于這處廠房的處置也正在頭疼,聽說重裝辦要借用,工業局的領導只覺得是瞌睡碰上了枕頭,求之不得,一分錢都沒要,就把廠房交給了薛暮蒼,聲稱任其使用。

    廠區的面積不大,也就是150畝左右,有四座廠房,還有辦公樓、宿舍等建筑。廠區的綠化不錯,時值秋天,金黃的銀杏葉落了一地,看上去繽紛一片,很有些詩意的感覺。這樣一片廠區,如果放到后世,稍稍包裝一下就能夠改成一個什么創意園區,吸引到一批藝術家入住。不過,現在還不是那種藝術家泛濫的年代,沒人會對這種舊廠房感興趣的。

    校址落實了,接下來就是經費。馮嘯辰抱著試試看的心理,給冷水鐵礦的礦長潘才山打了個電話,說了一下重裝辦要建技工師范學校的事情。潘才山聽出了馮嘯辰的弦外之音,非常爽快地答應贊助2萬塊錢,作為學校的啟動經費。

    這錢其實是從冷水礦的石材廠拿出來的。石材廠能夠成立,又能夠把石材出口到德國,全是倚仗著馮嘯辰的幫忙。后來,石材廠遇到用電危機,又是馮嘯辰到平河電廠去幫忙弄到了用電指標,才使石材廠沒有面臨停工的厄運。從這個角度來說,潘才山拿出2萬塊錢來支持馮嘯辰的事情,絲毫也不算過分。

    潘才山如果是把這些錢送給馮嘯辰本人,那麻煩就大了,從企業收受2萬塊錢足夠讓馮嘯辰把牢底坐穿。但這些錢用于贊助重裝辦,就沒有任何問題,經得起一切審查。

    “2萬塊錢,夠應付一陣子了。”

    薛暮蒼聽說冷水礦的錢到賬之后,喜滋滋地對馮嘯辰說道。

    馮嘯辰卻沒有薛暮蒼那樣樂觀,他掰著手指頭給薛暮蒼算道:“咱們如果招500個學生,一個學生平均只能攤到40塊錢的經費,這些錢別說雇老師,就是日常的實踐操作都不夠。像這樣的技工師范學校,應當是由國家財政來支持的,一年沒個幾百萬的經費,根本做不出什么效果。”

    “小馮,你太理想化了。”薛暮蒼以他的老資格對馮嘯辰教育道,“辦這所技術師范學校,是咱們重裝辦自己生出來的事情。如果要申請國家財政的經費,那就要層層報批,最終肯定還批不下來。勞動總局那邊就有自己的技工師范,咱們再開一個攤子,國家肯定不會批準的。所以,要做事情,只能是自己去化緣,像你能夠從冷水礦弄到2萬塊錢,就非常不錯了。”

    “看來,還是好人有好報啊,當初幫冷水礦出主意的時候,我還真沒想過有朝一日能夠向他們伸手化緣呢。”馮嘯辰感慨道。

    薛暮蒼道:“咱們在機關里,想用點錢麻煩得很,就算能夠申報下來,花錢的項目也是受到嚴格控制的,很多支出都不允許報銷。企業里用錢就方便多了,所以部委機關經常要到下面的企業去化化緣,你慢慢就習慣了。”

    “我只怕是習慣不了。”馮嘯辰笑著擺手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以后學校辦起來,再有找企業化緣的事情,還是老薛你自己去辦吧。”

    “這可不行,事情是你和老吳生出來的,你們得管到底。”薛暮蒼說道。

    薛暮蒼說歸這樣說,其實心里還是有一些盤算的。有關建立技工師范學校的事情,重裝辦與一些企業聯系過,征求過他們的意見,這些企業對此事都表現出了極高的熱情,聲稱希望學校早日辦起來,他們愿意安排工人到學校來接受正規的培訓。只要培訓做起來,學校就可以要求各企業支付培訓費用了,這種費用其實也算是一種化緣。對于大型裝備企業來說,幾萬塊錢的支出不算什么問題,而這些錢對于一所學校就比較可觀了。

    “小馮,關于這所學校的辦學,你有什么考慮?”

    與馮嘯辰走在鋪滿銀杏葉的廠區主干道上,薛暮蒼認真地問道。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薛暮蒼已經認識到馮嘯辰思維的開放性,他相信馮嘯辰能夠給他一些很好的啟發。

    “高標準。”馮嘯辰毫不猶豫地說道,“普通的技工培訓,讓勞動部門去做就行了。咱們重裝辦搞的是重大裝備,所以我們的人才培養,一定是瞄準高級技工的,我們培養出來的人,必須達到技師的水平。即使說畢業的時候達不到,幾年之后也應當能夠達到。”

    “我也是這樣想的。”薛暮蒼道,“弄一些待業青年來,教上幾年,給安排一個工作,這種事情我老薛可不樂意干,那就真的成了孩子王了。你和老吳提出來的這個概念挺好,叫作技工師范,咱們不是培養普通的學徒,而是培養能夠當師傅的高級工人。不過,這樣一來,咱們的辦學壓力也就大了。”

    “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嘛。”馮嘯辰嘻嘻笑著說了一句當時很流行的話。

    薛暮蒼道:“話是這樣說,我老薛也喜歡做點有難度的事情,要不這輩子光修修房子,發發洗澡票之類的,以后退休了都沒啥可向別人吹牛的。不過,這件事情上你可得幫我,你如果不幫忙,我恐怕還真做不好。”

    馮嘯辰笑道:“老薛你這是什么話?你的歲數是我的兩倍還多,居然讓我幫你。羅主任已經說過了,我只是幫你籌備,后面的事情我肯定插不上手的,只能是你自己去招兵買馬,培養自己的班底。”

    薛暮蒼道:“我也不需要你幫我做別的事情,只需要你給我出一個主意就行。”

    “什么主意?”馮嘯辰問道。

    “怎么弄錢。”薛暮蒼認真地說道。(未完待續。)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