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迫切任務
    “謝處長夸獎我了。”

    馮嘯辰擺出一副可憐樣,說道:“60萬千瓦定子運輸的那件事,也是機緣巧合,正好讓我碰上了。說什么居中協調,完全是往我臉上貼金了。其實我做的唯一貢獻,就是陪著一位電焊工師傅在鉗夾車上吹了一個晚上的風,其他的我就沒干啥了。”

    薛暮蒼在旁邊笑著補充道:“這個我可以證明。不過小馮處長,你還有一個重要情況沒有向大家說明,這可不太合適。”

    “什么情況?”馮嘯辰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陪著馮處長在鉗夾車上吹風的,是一位很年輕的女電焊工,而且長得非常漂亮哦。”薛暮蒼哈哈笑著,向眾人爆出了一個猛料。

    “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吳仕燦先笑了起來。他當初是被馮嘯辰用激將法給激到重裝辦來的,這些天在重裝辦上班,與馮嘯辰關系處得不錯。遇到關于馮嘯辰的笑話,他自然要湊個趣。

    王根基是那種沒心沒肺的人,也跟著起哄道:“唉,我怎么就沒碰上過這么好的事情呢?如果讓我碰上了,我也樂意吹一宿夜風的。”

    其余眾人也都跟著笑了起來。像羅翔飛、徐曉娟這些人自持身份,不好附和什么,不過也覺得挺有趣的。至于鐘啟帆、張鶴這些人,與馮嘯辰沒那么熟,不好鬧得太夸張,只是笑一笑,捧個場而已。

    馮嘯辰裝出狼狽的樣子,陪著大家訕笑不已,趁著大家沒注意的時候,向薛暮蒼遞過去一個感激的眼神。謝皓亞前面那番話,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對馮嘯辰都是不利的。他提馮嘯辰的事跡,又說馮嘯辰和很多部委領導很熟,再說馮嘯辰在綜合處能夠減少他這個處長的壓力,這就相當于把馮嘯辰架在火上烤了。

    都是中層干部,互相都不摸底的情況下,說一個人本事大,是容易給他拉來仇恨的。綜合處并不只有馮嘯辰一個副處長,謝皓亞只提馮嘯辰而不提冷飛云,這讓冷飛云又會如何想呢?

    當然,馮嘯辰倒不用擔心冷飛云對他有什么看法,這段時間冷飛云總纏著他學技術,私底下不時以“馮老師”相稱,半開玩笑,但也有半分是認真。謝皓亞說馮嘯辰有本事,冷飛云心里是沒有什么疙瘩的。

    薛暮蒼這一打岔,就把謝皓亞的話給化解開了。大家關注的重點轉到了馮嘯辰和所謂漂亮女焊工的一夜風流上面,會覺得他其實也就是一個小年輕而已,沒什么太值得重視的。

    羅翔飛其實也覺出了謝皓亞的話有些不妥,正打算說點什么來打個圓場,被馮嘯辰和薛暮蒼一唱一和搶了先,也省得他費心機了。他看看眾人笑得差不多了,便說道:“和各部委聯絡的事情,還是小謝你多跑一跑,你這方面的資源比小馮多。小馮和小冷的長處可能還是在和企業打交道這方面。我聽說小冷在機械部的時候,跟著部長做過很長時間的一段基層調研,在這方面經驗也應當是比較豐富的。”

    “我跑過一些基層,不過技術方面的事情還不太了解,需要向大家學習。”冷飛云應道。

    “大家都需要互相學習。”羅翔飛就著冷飛云的話頭說了一句,然后又回到正題,說道:

    “當下我們最迫切的任務有兩項。一是168噸電動輪自卸車的技術引進,這是千萬噸級露天礦成套設備的一部分,這個項目我們已經有一些基礎,羅丘冶金機械廠在此前已經研制成功了120噸自卸車,目前正在進行工業試驗。如何將已有的基礎與技術引進結合起來,需要我們進行考慮。

    第二是南江鋼鐵廠的1780毫米熱軋機引進項目,我方承擔的設備制造任務是14000噸,由4家主力企業承擔主要部分,其余部分涉及到20多家配套廠。這個項目是大型冶金裝備研發的首個項目,前面還走過一些彎路,現在需要重新進行協調。

    我的想法是,由綜合處和協作處各派出一些人員,組成兩個協調組,分別負責這兩個項目的協調工作,你們的意見如何?”

    羅翔飛問大家的意見,大家還能說什么?領導已經把任務說得這么明確了,下屬要做的,不就是自告奮勇接受任務嗎?

    謝皓亞看看眾人,先舉起手,說道:“我負責一項吧。電動輪自卸車這個項目我過去了解過,要不我就負責這一項,羅主任覺得可以嗎?”

    羅翔飛搖搖頭道:“小謝,你是處長,負責全面工作就好,這兩個項目,讓小冷和小馮各挑一項吧。曉娟處長,你們處的安排也是如此,你這個處長負責全面工作,讓根基和李超各負責一項,和綜合處這邊搭班子。”

    冷飛云拍了拍馮嘯辰的手,說道:“小馮,你看咱們倆怎么分工?”

    馮嘯辰笑道:“我聽你的,你挑剩下的給我就行。”

    冷飛云搖搖頭道:“還是你先挑吧,我不太懂這些。”

    馮嘯辰想了想,對羅翔飛說道:“羅主任,如果是這樣,我選熱軋機項目吧,因為這個項目的技術引進工作我也參加了,有些情況比較熟悉。看協作處這邊的王處長和李處長誰選熱軋機項目,到時候我給他當副手就好了。”

    “我來吧。”王根基當仁不讓地說道,“我和小馮處長搭班子,誰當組長,誰當副組長,由羅主任定吧。”

    以王根基的本意,他是想直接就著馮嘯辰的話頭,說自己來當這個分項的組長,反正馮嘯辰也說了自己愿意當副手的。但他好歹也是當了幾年干部的,雖然為人囂張了一點,但起碼的過場還是要走一走的,所以才假裝大度地說讓羅翔飛去定組長和副組長。

    羅翔飛看了看王根基,說道:“小王,你是從水利部過來的,對于冶金設備,你過去接觸過沒有?”

    “過去讀中學的時候,到京西鋼鐵廠去參觀過,也算有些接觸吧。”王根基答道。

    原來是個京二代,馮嘯辰在心里暗暗嘀咕了一聲,難怪說話這樣大大喇喇的,有點四九城遺風。

    羅翔飛皺了皺眉,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你們倆最好還是以小馮為組長,你當副組長。小馮參加過1780熱軋機的引進談判,對于軋機的情況比較熟悉,和技術轉讓方的西德企業也比較熟悉。小王你的長處在于年齡比小馮大一些,經驗更豐富,關鍵時候負責把把關,你看怎么樣?”

    “哦……”王根基哦了一聲,有些失落的感覺。羅翔飛的理由倒也是足夠充分的,馮嘯辰對于熱軋機的了解遠非他能比,作為專項小組的組長也是理所應當。他原來只想到馮嘯辰年紀小,領導不一定放心,因此這個組長非自己莫屬。早知道是這樣,他還不如和冷飛云去搭班子。

    馮嘯辰和王根基都作出了選擇,剩下的就是冷飛云和協作處的李超二人了,他們愉快地接受了168噸自卸車的項目協調工作。冷飛云自稱自己不懂技術,而李超是地質部過來的,懂一些技術,因此被確定為組長,冷飛云為副組長。

    與王根基想當組長卻沒當上不同,李超是不想當組長,卻被羅翔飛強按著當上了組長。李超知道,這種臨時工作小組的組長和副組長其實也沒啥可爭的,大家都是單位里的副處長,誰也不比誰高一頭。當個組長意味著要比別人多說很多話,事情沒辦好的事情要背黑鍋,當然你也有甩鍋給下屬的權力,不過再甩也甩不到副手的身上。

    照著李超自己的想法,當個副手其實更幸福,想說話的時候可以隨便說,不想說話的時候有組長在前面戳著。出了成績,有組長一份,自然也有副組長一份。有鍋需要背的時候,組長有義務背,組員也有義務背,唯獨副組長是可以不用背的,何樂而不為呢?

    唉,早知如此,剛才就應當搶著和馮嘯辰去搭班子。那小年輕頗受羅翔飛的器重,估計也沒多少城府,自己哄上幾句,對方可不就連北都找不著了?現在和這個冷飛云搭班,實在沒啥好處,他總是自稱當兵的出身,還說什么能打硬仗。咱們是下去檢查工作的,你打什么硬仗,純粹沒事找事嘛!

    心里怎么嘀咕,臉上還是得擺出一副光榮而興奮的樣子,李超響亮地接受了羅翔飛的委派,隨后則是向大家點頭致意,嘴里說著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之類的話。

    羅翔飛接著又安排了一些其他的工作,最后問大家還有什么其他事情的時候,眾人都搖頭表示沒事,劉燕萍卻站起來說道:“今天是咱們的第一次中層干部會,要不,咱們一起唱個歌吧!”

    馮嘯辰被雷了個不輕,看看眾人,卻發現大家雖然略有些尷尬,但并不算特別震驚,沒準過去在各自單位上也是這樣唱過歌的。考慮到眾人的年齡迥異,時下的流行歌曲不一定適合于羅翔飛這樣的老一輩,劉燕萍便選了一首老歌,率先起頭唱了起來:

    “團結就是力量……預備唱!”

    “團結就是力量,這力量是鐵,這力量是鋼,比鐵還硬,比鋼還強……”

    會議室里歌聲嘹亮,讓分散在各個辦公室里的工作人員們都紛紛側目,暗想重裝辦真是一個有力量的地方。(未完待續。)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