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六十八章 中國是一個大國
    在當年,整個東方陣營的國家,包括前蘇聯、東歐和中國在內,對于專利這個概念都是比較漠視的。由于東西方之間存在著冷戰,全球統一的大市場并沒有形成,東方陣營侵犯西方企業知識產權的事情即便發生了,對方也無法追究。在六七十年代,蘇聯東歐國家復制西方國家技術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中國在這方面也算是有樣學樣。

    新中國最早的工業化,是通過由蘇聯援建156項重點工程來實現的。在這些重點工程中,就包括了機床廠、汽車制造廠、飛機制造廠、拖拉機制造廠等等,生產的產品也幾乎是原樣照抄蘇聯的模式,根本不存在什么知識產權一說。

    以曾經遍及中國的老解放牌汽車來說,它的原型就是蘇聯的吉斯150,而吉斯150又是蘇聯模仿美國的萬國牌汽車開發出來的。蘇聯人造吉斯150的時候,估計是沒給山姆大叔付專利費的。非但如此,它還直接把這個車型送給了中國,讓中國人又照著樣子生產出了128萬輛。

    民用裝備如此,軍用裝備就更不必說了。軍迷們熟悉的殲五、殲六、殲七、直五、運八等等,都能找到對應的蘇聯型號,似乎蘇聯人對此也是非常淡定的。

    在那時候的國人心目中,你這個東西是怎么造的,我看懂了,自然就可以照著制造,憑什么還要給你交錢呢?1974年,中國從日、德兩國引進了1700毫米熱軋機和冷軋機各一套,隨即便由一機部牽頭成立了一個“1700辦公室”,組織國內若干家大型機械制造企業,準備對這兩套軋機進行翻版設計制造。可惜在引進的時候缺了根弦,沒舍得花錢購買圖紙,而已經安裝好的設備又不便于拆開測繪,這個翻版的工作才沒有進行下去。

    有過這樣的前科,也就可以理解為什么德國制造商不愿意接受轉讓技術的條件了。你買了我的設備,直接照著測繪仿造,我管不了,也沒辦法。但測繪仿造這種事情,總是很難做得和原版一樣好的。尤其是涉及到材料技術、加工工藝之類的問題,不是能夠從外觀上看出來的,想仿也仿不出來,最終你還得依賴我的技術。

    轉讓技術就不同了,這相當于自己手把手地教會了對方,而對方得到這些技術之后,馬上就能造出具有同樣水平的產品,說不定還要在國際市場上和自己搶客戶,這種事誰樂意干呢?

    小喬爾吞吞吐吐地把這些前因后果向眾人解釋了一番,表示這件事情不是自己不愿意效勞,實在是要說服那些設備制造商有一定的難度。馮舒怡聽完這些,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從感情上說,她愿意幫馮嘯辰這邊,但小喬爾說的事情也是事實,作為一名專利律師,她對于侵權這種事有著本能的反感,更不便為虎作倀了。

    “喬爾先生,你說的這些情況,我承認,都是曾經發生過的。”羅翔飛緩緩地開口了,“在過去,我們的知識產權保護意識不足,也的確做過一些侵犯別國知識產權的事情,就這一點而言,我愿意誠懇地表示道歉。”

    說到這里,他站起身來,向小喬爾鞠了一躬,又轉過臉,向馮舒怡也鞠了一躬。在他看來,小喬爾和馮舒怡都是德國人,中國如果做過侵權的事情,那么對不起的就是這幾位德國人了。

    看到羅翔飛低垂的頭頂上閃著點點白發,馮嘯辰忽然有一種心痛的感覺。

    “羅局長先生,請別介意,我想喬爾先生這些話,并不是針對您說的,他說的只是一種現象而已。”

    馮舒怡趕緊起身,還了羅翔飛一個鞠躬禮。小喬爾也連聲道歉,聲明自己剛才說的情況并不針對具體的人和事,請羅翔飛不要介意。

    羅翔飛坐下來,繼續說道:“犯了錯,就要承認,中國人是有承認和改正錯誤的勇氣的。過去,我們對國際市場規則了解不夠,有這樣那樣的一些錯誤做法,我們目前正在逐步地糾正。去年6月,我國已經正式加入了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也就是wipo。從大前年開始,我們已經派出了代表,參加聯合國貿發會議起草《國際技術轉讓行動守則》的工作。我們的立法機構正在醞釀出臺中國自己的專利法。此外,我們還在組織專家研究《保護工業產權巴黎公約》、《專利合作條約》等等,準備在合適的時候加入這些旨在保護和尊重知識產權的公約組織,使自己真正成為國際市場上的一個守法成員。”

    “羅局長先生的意思是說,中國政府有意尊重歐洲企業的知識產權?”小喬爾問道。

    “是的。”羅翔飛肯定地回答道,“我們這次到德國來,是來尋求技術合作的。我們愿意按照國際規則,以合法的方式引進歐洲的技術,以實現中國的現代化。這一點,還請小喬爾先生和馮夫人相信。”

    小喬爾和馮舒怡交換了一個眼神,馮舒怡點點頭道:“的確,我曾經看過資料,中國已經加入了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并且做出了承諾。喬爾,我認為羅局長先生的態度是非常真誠的,我們應當相信他的誠意。”

    小喬爾道:“就我個人而言,是愿意相信羅局長先生的誠意的。但我們那些設備商是否能夠接受,我就不能確定了。不過,我想我們可以試一試,也許會有一些機會的。”

    馮舒怡笑道:“喬爾,這個問題我倒是可以給你提供一些幫助。我的婆婆晏教授表示她可以給一些學生打電話,請他們配合這件事情。此外,我的這位侄子對于技術合作也有一些見解,你愿意聽聽他的見解嗎?”

    說到這里,她伸手向馮嘯辰示意了一下。

    小喬爾還沒來得及說什么,馮嘯辰已經傻眼了,當即就打算擺手拒絕。他知道,在這個談判桌上,哪有他說話的余地。在以往的談判中,他一直都是充當翻譯的,上面有處長、局長、廳長,他一個小小的臨時工有什么資格發言呢?

    馮舒怡叫馮嘯辰發言這件事,并不是他們事先商量好的劇本,而是馮舒怡的自作主張。在前一天晚上聊天的時候,馮嘯辰說了一些很有見地的話,得到了馮華和馮舒怡共同的贊賞。馮舒怡相信,如果讓馮嘯辰在這里把那些話說出來,一定能夠讓人刮目相看。她已經看出來了,羅翔飛一行沒有打算讓馮嘯辰說話,所以她便來了個先斬后奏,在小喬爾面前專門點了馮嘯辰的名字。

    何莉莉忠實地把這番話翻譯給了羅翔飛和其他人,羅翔飛聽完,轉頭向著正準備推辭的馮嘯辰說道:“小馮,既然是馮夫人讓你說,你就說說吧,咱們這也算是一個內部的洽談,說錯了也沒關系的。”

    羅翔飛這話,先給馮嘯辰墊了一個底,那就是他說的話有可能會是錯的,并不能代表中國官方的意思。其實,這些天羅翔飛一直都想找個機會讓馮嘯辰表現一下,無奈紀律所限,他不便直接這樣做。現在馮舒怡替馮嘯辰申請發言機會,羅翔飛正好順水推舟。萬一回頭胡志杰等人追究下來,問羅翔飛為什么讓馮嘯辰這樣一個毛孩子亂說,他也可以借口是為了照顧外賓的情緒。

    馮舒怡是馮嘯辰的嬸嬸不假,但她也是土生土長、如假包換的德國人啊。德國朋友說話了,要求讓馮嘯辰說話,我們能拒絕嗎?外交無小事,拒絕了馮舒怡的請求,不就是破壞了中德人民的友好感情了嗎?

    在場的喬子遠、楊永年、冀明等人,也都抱著同樣的想法,覺得既然是馮舒怡提出了要求,那么馮嘯辰即便不想說話,也必須要說,這才算是尊重外賓。至于馮嘯辰說的話合適不合適,那就再從長計議了,估計這個年輕人也不會胡說八道吧?

    見羅翔飛點了頭,馮嘯辰笑了笑,對小喬爾開口:

    “喬爾先生,在提出我的觀點之前,我想先向您介紹一組數據。中國目前為10億人口,按照目前的人口增長趨勢,在2000年之前,中國的人口數將達到12億至13億之間。”

    “的確,中國是一個大國。”小喬爾不明白馮嘯辰的意思,只是順著他的話應了一句。

    馮嘯辰繼續道:“據統計,中國目前的人均住房建筑面積,約為8平方米。而到2000年前后,中國希望把全國的人均住房面積提高到25平方米以上。”

    “這又如何?”小喬爾更暈了,心道:你跟我講這些統計數據干什么。

    馮嘯辰信手從桌上拿起一支鉛筆,寫了個算式,道:“這意味著即便不計算住宅更新的面積,在2000年之前,中國需要新建不少于250億平方米的居民住宅。再按照每平方米建筑面積使用40公斤鋼筋來計算,中國在未來20年間用于住宅建設的鋼材需求量將是10億噸。”

    “10億噸……”小喬爾愣住了,他開始明白馮嘯辰說這些數字的目的了,如果這些數字都是真的,那就意味著中國將會成為未來20年中全球最重要的鋼鐵設備市場。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