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四十四章 省廳要來檢查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幾天之后的一個早晨,徐新坤剛剛走進辦公室,便見賀永新神色緊張地跟了進來,他掩上房門,對徐新坤說道:

    “老徐,我剛剛得到消息,說省廳正準備下星期在咱們廠召開一個現場會,表彰和推廣咱們廠開展全面質量管理工作的經驗。”

    “是嗎?”徐新坤露出滿臉驚訝的樣子,“我怎么沒接到通知?”

    “我是聽一位省廳的老領導打電話來說的,估計正式的通知一會就該下達了。”賀永新道。

    “那咱們可得好好準備一下了,會來多少人,都有哪些廳領導會過來?”徐新坤道,“接待工作一定要做好,這可是關系到咱們廠在整個系統內形象的大事,咱們要不要開個班子會,討論一下接待規格的問題。”

    “現在還不是討論接待工作的時候!”賀永新急了。如果徐新坤不是廠里名義上的一把手,賀永新都恨不得拍桌子沖他呵斥一通。這個轉業軍人,真是啥都不懂啊,聽說省廳領導要來,就樂得忘了北了,還什么接待規格呢。人家是來表彰和推廣全面質量管理工作的,可新民廠哪搞過這方面的工作,省廳領導來了一看,不就啥事都穿幫了嗎?

    看到賀永新氣急敗壞的樣子,徐新坤心中暗爽,臉上卻表現得頗為懵懂,問道:“怎么,老賀,有什么問題嗎?”

    “問題大了!”賀永新耐住性子說道,“我剛才說的事情,你是不是沒有聽清楚?省廳下來不是檢查別的工作,而是要表彰我們開展全面質量管理工作的。”

    “這項工作咱們早就開展了呀,而且也做得不錯吧?”徐新坤道,“我記得咱們專門組織班子成員學習過國家經委的文件,在會上還專門指定陶宇負責編制開展全面質量管理工作的方案。前幾天我專門問過陶宇,他說搞得差不多了,這可是他親口跟我說的。”

    徐新坤說的學習文件,還是今年三月份的事情。當時,國家經委頒發了一個《工業企業全面質量管理暫行辦法》,并向全國工業系統下發了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切實加強對這一工作的領導,認真改變若干產品質量低劣的狀況,努力生產更多的優質產品,為滿足我國生產建設、人民生活和對外貿易的需要作出貢獻”。

    配合這份通知,中央各工業部委都下發了諸如“關于貫徹落實‘國家經濟委員會關于頒發《工業企業全面質量管理暫行辦法》的通知’的通知”,省地縣各級主管部門又在上述標題上加上了“關于深入學習……的通知”之類的外套。這樣一級一級傳遞下去,文件傳到新民廠的時候,光標題就已經有好幾行了,這也算是一種中國特色的冷笑話了。

    不管這個笑話有多冷,作為下級企業,這類文件都是必須當成圣旨來組織學習的,而且還需要把學習的結果反饋給下發文件的部門。在那一次,新民廠由徐新坤主持,在全體廠領導和中層干部中間進行了兩天的學習討論。不過,由于賀永新等人對于這項工作沒有太大的興趣,而徐新坤自己又不懂質量管理是怎么回事,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因此那次學習最終也就成了走過場,大家在一起聊天打渾的時間,遠遠多于研究文件的時間。

    作為學習文件之后的一個舉措,廠務會決定要組織人員編寫新民廠開展全面質量管理工作的詳細方案,這件事最終落到了生產科長陶宇的身上。按照工作計劃安排,陶宇現在應當已經把方案編制出來了,而且已經進行了實施。

    但徐新坤心里明白,陶宇接到任務之后,根本就沒當一回事,半年多時間過去,那個詳細方案還只字未寫,更談不上什么推行的問題。不過,他是很樂意在賀永新面前裝裝傻的,反正生產的事情是由賀永新負責的,陶宇也是賀永新的鐵桿心腹。方案沒編出來,至少陶宇是難脫其責的。

    前幾天,徐新坤還真的向陶宇求證過這件事情,而陶宇也拍著胸脯說已經搞得差不多了。依陶宇的想法,方案不方案的,反正這個外來的書記也看不懂,自己隨便敷衍一下,不就過去了嗎?

    見徐新坤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賀永新氣得牙都癢了。他哪里看不出徐新坤是故意這樣說的,就算徐新坤不懂生產,作為黨委書記,他在廠里還是有幾個耳目的,難道真的不知道陶宇是什么貨色?他說向陶宇問過這件事情,難道會聽不出陶宇只是在糊弄他?說徐新坤不懂工業,還說得過去,但要說他智商、情商雙欠費,賀永新是絕對不相信的,能夠在部隊里當上團政委,轉業后當上一廠的黨委書記的人,這點政治智慧還沒有嗎?

    那么,徐新坤這樣裝傻,目的又是什么呢?賀永新在心里暗暗地盤算著。

    “徐書記,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方案這個事情,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咱們這幾個月的生產任務很忙,老陶一直都在抓生產的事情,哪有時間搞這個方案?他跟你說已經搞完了,我估計也就是一個草稿吧,離能夠正式向省廳匯報,還差著一些火候呢。”賀永新說道。

    徐新坤作出驚詫的神色,道:“什么,你是說陶宇到現在還沒把方案做完?”

    “不是沒有做完,而是還非常不成熟,或者干脆說吧,就是根本不能用。”賀永新向徐新坤交了底。這是需要一致對外的時候,如果他不跟徐新坤說清楚,萬一省廳領導來的時候徐新坤吹牛吹過頭,可就被動了。

    “怎么會這樣呢!”徐新坤把眼一立,“陶宇是干什么吃的!工作忙,如果抽不出時間來做方案,他可以向廠部、廠黨委說明一下嘛,我們可以安排其他的同志來做這項工作。交代給他的事情,他怎么能夠這樣玩忽職守呢!而且前兩天他還親口跟我說,這件事情已經完成了,這不是欺騙組織嗎!”

    賀永新的臉抽了抽,不知道該如何申辯才好了。徐新坤的確有資格這樣發飚,因為他是一把手,陶宇沒有完成廠務會交付的任務,那就是把一個天大的把柄送到了他的手上,他借此發難是完全合理的,甚至于他想以此為借口來把陶宇弄下去,賀永新也很難找出阻止的理由。

    “老徐,現在不是談責任的時候。”賀永新決定岔開話題了,“老陶這件事,事出有因,當然他自己的工作態度也是有問題的,回頭廠務會可以狠狠地批評了。可當前我們面臨的問題,是如何應付省廳的檢查。我有一點沒弄明白,省廳為什么會把我們選為推行全面質量管理的先進單位,我們并沒有向省廳報過這方面的材料啊。”

    “這件事我倒是知道。”徐新坤平靜地說道,“這個材料是我讓辦公室報上去的,主要是匯報了一下咱們廠開展質量管理工作的情況。”

    “你報上去的!”賀永新的眼睛瞪得滾圓,心里羊駝狂奔。從接到那位老領導的電話,他就在猜測省廳為什么要在新民廠開現場會,卻萬萬沒有想到這是徐新坤招來的。

    “老徐,你向省廳報材料,怎么也不告訴我一聲?”賀永新抱怨道。

    徐新坤看了看賀永新,淡淡地說道:“哦,那是我忽略了吧。”

    身為一把手,向省廳報一份材料,還需要征求二把手的意見嗎?賀永新這個指責,原本就站不住腳,徐新坤這個回答,已經算是給了賀永新面子了。

    賀永新也知道自己的話里有破綻,他硬著頭皮說道:“徐書記,生產這方面的事情,主要是我在分管,你可能不太了解這方面的情況。你報這個材料之前,如果跟我通通氣,咱們也不會這樣被動了。”

    徐新坤道:“上報先進材料,屬于宣傳方面的工作,這是黨委的事情,所以我就犯了點官僚錯誤,搞獨斷專行了。我當時是專門向陶宇問過的,他也說這事沒問題,所以我就讓黨辦報上去了。我哪想得到陶宇那邊竟然會這樣懈怠,這不是成了咱們新民廠集體欺騙省廳了嗎?”

    裝,你丫再裝!賀永新在心里恨恨地念道。他才不相信徐新坤是什么受了蒙蔽,或者犯了官僚,他肯定就是存心想惹出點事情來。不過,賀永新到現在還是沒弄明白,欺騙省廳這件事,即使可以讓陶宇背鍋,難道徐新坤自己就能逃脫干系嗎?要知道,省廳說的可是在新民廠召開現場會,系統內許多企業的領導都會來參觀,屆時新民廠掉了鏈子,省廳會輕飄飄地只處罰一個生產科長了事?

    難道徐新坤這小子不想干了,想把大家都拖下水嗎?賀永新想道。

    “老徐,你上報的材料,都寫了些什么?”賀永新問道。現在再指責徐新坤也沒意義了,他還是先了解一下徐新坤都說了啥,以便判斷一下這件事情到底有多糟糕。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